拆解2万亿浙商银行:盈利疲软,激进扩张下埋雷

拆解2万亿浙商银行盈利疲软,激进扩张下埋雷

过去五年间总资产“膨胀”万亿元,让浙商银行在2020年跨入了“2万亿”俱乐部。“亮丽”突破的背后该行近日交上的年报“答卷”也透露出一些“成长的烦恼”。伴随着经济压力及疫情冲击影响,浙商银行高速扩张埋下的隐患逐渐浮出并在2020年加速暴露,过去一年,该行盈利能力指标全线下滑、不良贷款率继续走高、合规问题不断也令浙商银行饱尝苦果。

拆解2万亿浙商银行:盈利疲软,激进扩张下埋雷

盈利能力疲软

2020年,浙商银行交上的“业绩单”不尽如人意。根据3月30日该行发布的2020年年报,报告期内,浙商银行归属于该行股东的净利润123.09亿元,同比下降4.76%。

值得关注的是,Wind数据显示,2020年是浙商银行自2005年以来,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率首次出现下滑。而细看这一指标的变化可以发现,从2017年开始,浙商银行归母净利润增速便显露出疲态,经历了两年盈利高速增长后,2017年该行归母净利润由两位数锐减至个位数,至2019年同比增幅重返两位数,2020年再次滑坡,并出现了负增长。Wind数据显示,2015-2020年,浙商银行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率分别为38.37%、44%、7.85%、4.94%、12.48%、-4.76%。

“2020年归母净利润负增长,体现了浙商银行过去多年高速扩张甚至逆势扩张的策略开始遇到瓶颈。在营收高速增长下不良率的小幅上涨都是可控的,当业务放缓,不良率上升持续,净利润就开始被侵蚀,形成负反馈,进一步导致扩张放缓,不过考虑到2020年的特殊情况,小幅下降也是可以理解的。”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如是说。

根据浙商银行2020年年报,在主要财务指标中,该行反映盈利能力的指标较上年全线下滑。其中,净利息收益率为2.19%,同比减少0.20个百分点;非利息净收入106.08亿元,同比下降9.35%,非利息净收入占营业收入比为22.24%,较上年减少3个百分点。

资金、零售业务贡献“此消彼长”

利润水平的变化与银行业务结构调整密不可分。公司银行业务、零售银行业务、资金业务构成浙商银行三大营收来源。在该行各业务条线中,公司银行业务收入依旧“一枝独秀”,2020年占营业收入比重为55.93%,但占比较上一年度下滑了1.84%;零售银行业务占营业收入比为22.08%,占比提升了3.67%;该行资金业务占比18.87%,下降了2.6%。

廖鹤凯指出,2020年浙商银行零售业务表现亮眼,资金业务规模萎缩较大,金额下降9.5亿元,这主要是公允价值变动净损失导致的,比上年增加损失15.36亿,除去这个差异,实际资金业务还是有所增长的。

值得关注的是,近年间该行资金业务与零售业务占营业收入比重呈现出“此消彼长”的态势。

资金业务占营收比重下滑明显,占比已由2015年的38.93%降至18.87%,零售银行业务占营业收入比则由2015年的8.89%升至22.08%;公司银行业务效益贡献变动不大,2015年占营收比为51.99%,2020年占比55.93%。

根据浙商银行年报,该行的资金业务涵盖该行的货币市场交易、回购交易、债务工具投资、自营或代客经营金融衍生业务,以及该行向金融机构提供的金融产品和服务。该业务还对该行的流动性水平进行管理,包括发行债务证券等。

“利润水平下降与业务结构的不利变化有密切的关系。资金业务对于银行而言效益较高,风险相对可控,收入占比下降也会影响浙商银行的盈利水平。”银行业资深分析人士王剑辉如是说。在他看来,传统银行的转型,更应该在资金业务方面在保证稳妥的前提下有长足的进展。但浙商银行前期的快速扩张,导致资本消耗较快,补充资本步伐没有跟上,资金业务拓展也面临局限。 根据浙商银行2020年年报,该行资本充足指标均呈现出同比下滑态势。年报显示,该行资本充足率12.93%、一级资本充足率9.88%、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8.75%,分别减少1.31个百分点、1.06个百分点、0.89个百分点。

警惕激进扩张埋雷

在过去几年,浙商银行发展势头非常迅猛,资产规模迅速扩张,在2011年,该行总资产仅有3000亿元出头,2015年该行资产规模暴增54%,总资产跨入万亿的行列,2016-2020年的五年时间里,该行总资产再“膨胀”万亿元,截至2020年末,该行总资产突破2万亿达2.05万亿元,比上年末增长13.74%。

王剑辉指出,浙商银行资产质量、业务构成的变化,都与前几年过快扩张有很密切的关系。此前迅速把资产规模做大过程中累积了较多风险,快速扩张在经济向好阶段能给银行带来可观的收益,伴随着经济步入转型期,增速下降,风险隐患就会浮出水面。

伴随着宏观经济压力增大,近年来,浙商银行资产质量风险逐步暴露,2020年疫情影响下,该行不良率被进一步抬升。年报数据显示,2017-2020年,浙商银行不良率呈现连年走高态势,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15%、1.20%、1.37%、1.42%。

就过去一年的情况看,浙商银行不良贷款分布按业务类型划分情况而言,该行公司贷款不良上升成为抬高该行过去一年不良贷款率的主要推手。截至2020年末,浙商银行公司贷款不良贷款率1.86%,比上年末上升0.15个百分点;个人贷款不良贷款率0.72%,比上年末下降0.18个百分点。

3月31日,谈及资产质量情况,浙商银行副行长刘龙在业绩发布会上表示,2020年浙商银行按照“应核尽核,应处尽处”的原则,加大了拨备的计提,同时加大了不良资产的核销与转出。

除了反映在资产质量指标数据的变化,过往激进扩张埋下的隐患在2020年也进一步暴露。2020年9月4日,银保监会官网公示的信息显示,针对浙商银行通过违规发售理财产品实现本行资产虚假出表、同业投资接受金融机构回购承诺等多项违法违规行为,银保监会依法对该行罚款10120万元,并对7名责任人员给予警告直至警告并处罚款30万元的行政处罚。除了上述亿元罚单,过去一年该行及分支机构也“小错”不断,多次因贷款“三查”严重失职,虚增存贷款规模等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流动资金贷款用途管控不到位、个人经营性贷款资金违规流入房地产领域等情况领到监管罚单。

廖鹤凯指出,浙商银行是股份制商业银行中规模“较小”的银行,发展迅速运行良好,公司业务稳住基本盘,零售业务开启新的发展动力,保持稳定的奔跑状态,浙商银行竞争力的提升将是持续的,不过和股份制头部银行相比,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另外控制不良率、消化不良资产是这个阶段银行业共同的目标。

北京商报记者 孟凡霞 马嫡

免责声明:作者:本文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