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何慧芬:七成年轻人开始增加储蓄,年轻一代希望退休时能攒到150万元积蓄

对话何慧芬:七成年轻人开始增加储蓄,年轻一代希望退休时能攒到150万元积蓄

            对话何慧芬:七成年轻人开始增加储蓄,年轻一代希望退休时能攒到150万元积蓄

点击进入 搜狐财经“商业列传”大型系列对话专题

出品 | 搜狐财经-搜狐智库

本期对话嘉宾:富达国际中国区董事长 何慧芬

对话人:搜狐财经编辑 王珍

2020年5月19日,富达国际向证监会提交了外商独资公募基金牌照申请,成为第三家外资公募基金牌照的申请者,这也意味着海外资管巨头正在加速布局中国公募基金市场

对此,富达国际中国区董事长何慧芬接受搜狐智库《商业列传》采访时表示,申请公募基金牌照是富达国际推进中国战略过程中的一个重要里程碑。未来还将提升投研能力,推出更多满足中国投资者需求的产品和解决方案。

2020年11月27日晚间,证监会官网披露了富达基金设立申请文件反馈意见,何慧芬透露,已经根据反馈要求做了回复,正在等待证监会批复。

作为首家在2017年获得外商独资企业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业务资格的外资资管公司,富达国际在中国的战略布局早已开始。

目前,富达国际在中国拥有超过1000名员工,分布在上海、北京和大连,并面向中国机构和高净值投资者发行了多只在岸权益和固定收益投资产品。

除此之外,富达国际还在进一步布局中国的养老市场,何慧芬对《商业列传》表示,富达国际是全球养老金领域的践行者,为了帮助投资者设定养老储蓄目标,富达国际推出了独有的全球退休储蓄黄金法则。

这一法则可以测算出人们在退休时的储蓄需要达到其当时年薪的多少倍,才能满足其退休生活。“根据我们的计算,希望维持退休前生活方式的中国储户,退休时需要拥有至少9倍于当时年收入的存款。”何慧芬称。

记者注意到,中国市场重要性提升后,外资资管机构加快布局动作频频,其中国区负责人也开始频繁变动。

何慧芬出任中国区董事长是富达国际首次设立的职位,她在富达国际任职已有 16 年,此前,她曾担任富达国际亚洲(日本除外)及中东地区董事总经理,此前还曾任职于摩根大通、安盛和恒生银行等机构,担任财富管理及资产管理部门主管。

            对话何慧芬:七成年轻人开始增加储蓄,年轻一代希望退休时能攒到150万元积蓄                                 富达国际中国区董事长 何慧芬

以下为采访精编:

搜狐财经:据了解,富达早在中国设立大连中心,直到它拿到私募资质在境内运营私募基金业务,这中间经过了10年,如此有耐心的战略部署是出于何种考虑?

何慧芬:其实我们对中国大陆的战略看的非常长远,我们公司一直也没有做合资,一直在中国大陆等待开放的安排。

早在2004年富达就已经开始在中国大陆设立办公室,2007年我们在大连设立了专门的中后台——富达(大连)科技有限公司,现在大连的超过1000名员工为富达积累了丰富的人才库,富达大连已经成了我们在华展业的大后方。

搜狐财经:2020年初,富达在中国递交公募基金设立申请,2020年11月27日晚间,证监会官网披露了富达基金设立申请文件反馈意见,目前,富达的公募申请进展如何?

何慧芬:其实我们已经根据11月27日证监会的反馈要求做了回复,我们一直都在保持良好的沟通,希望我们尽快可以拿到批复,开始展业。

搜狐财经:随着外资资管机构不断加入中国公募基金行业竞争,渠道和人才是外资在中国开展公募业务的两大挑战,富达如何招募既了解本土市场又能融入跨国公司的人才?

何慧芬:我们大连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我们从大学去招生,让人才进入我们自己的培养体系。我们在2011年的时候已经在上海设立投研团队,用我们成熟的全球人才培养体系结合顶尖本土英才,逐步搭建了兼具国际视野和本土洞见的团队。

我们有基金经理学院,是非常有特色的一个机制。分析员基本上都是从大学招生进来的,他们一般要经过十年的培训,才有机会成为基金经理。

做基金经理和做分析师相比需要不同的技巧,比如风控,即风险的管理。推荐股票和管理基金其实有不一样的考量,比如风控、比例、组合的相关度、产品的定位和需求等等。我们通过基金经理学院去培养一些已经比较成熟的分析员,起初我们会用公司自己的资金给他们管理,他们通过这2-3的时间去实践,去管理基金,但是这基金不是客户的钱,我们用自己公司的钱给他们训练的机会。

搜狐财经:养老金管理业务是国际资管巨头做大规模的立身之本,但中国的年轻人很少有动力为自己筹谋养老投资,您认为原因有哪些?未来富达如何更好推进养老投资教育?

何慧芬:我们和支付宝理财平台去年发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在2020年全球疫情和前所未有的市场波动背景之下,中国的年轻一代开始意识到对退休规划和长期投资的需求。

中国居民的养老意识已连续三年持续提高。在年轻一代(18-34岁)中,有51%的受访者说他们今年已经开始储蓄,这一比例高于2019年的48%和2018年的44%。近70%的年轻人表示,正是市场的大幅波动促使他们增加储蓄,以备不时之需。约40%的年轻人表示,举国上下共克时艰也促使他们仔细规划用于养老的长期投资。

我们的调查结果显示,在中国,为将来储蓄的人数在所有人口结构中都持续增长。对于年轻一代来说,他们通常从30岁开始储蓄,平均每月存下1,334元人民币。年轻的受访者将退休储蓄目标定在150万元人民币。他们仍然希望可以提前退休,退休的目标年龄在57岁左右。

由于储蓄更加积极和持续,即使受到疫情影响,年轻一代对退休时累积充足养老储蓄的信心今年也上升了11个百分点,从2019年的32%跃升至2020年的43%。

但是,主要的障碍仍然存在。与去年的调查结果类似,月度开销太高和没钱是尚未开始储蓄的年轻一代提到的两大原因。48%没有储蓄习惯的年轻受访者表示,寻找一份高薪的工作,即收入更高,而不是储蓄更多,更有可能帮助他们开始为养老储蓄。

中国年轻人对养老其实意识不够,觉得很困难,其实不止中国大陆,我们在香港做相关的调查,反映的问题都差不多。但是,中国年轻一代的心态正在发生一些积极的转变。这表明,进一步支持他们迈出养老规划第一步的时机已经成熟。除了缺乏资本和开销较高之外,24%没有储蓄习惯的年轻受访者称,他们认为缺乏投资知识阻碍了他们的储蓄和投资。

也有20%没有储蓄习惯的年轻受访者认为,设置每月定额储蓄可以帮助他们改善个人财务状况,这也是一个常用的增加养老储蓄的策略。还有17%的受访者表示,他们为了储蓄愿意减少娱乐的支出,这是一个非常积极的信号,表明年轻人比之前更乐于平衡财务目标,并积极考虑调整可能的生活方式,以改善他们长期的财务状况。

搜狐财经:近年来富达一直在境内积极推进养老投资的投资者教育,富达在中国养老金投资管理进程如何?随着中国对养老第三支柱的关注度不断提升,全球投资者都在关注中国市场的投资机遇,您认为富达的优势在哪里?

何慧芬:为了帮助中国人设定养老储蓄目标并跟踪他们的储蓄进度,我们向中国市场推出了富达独有的、业界领先的全球退休储蓄黄金法则。不需要投资者自己去决定,我们就通过一个简单的产品,让投资者可以提前参与养老,也不需要担心风险问题。

富达退休储蓄黄金法则利用投资者年薪的倍数作为衡量和指标跟踪退休储蓄进度表,以适应每个人的财务状况。

根据我们的计算,希望维持退休前生活方式的中国储户,退休时需要拥有至少9倍于当时年收入的存款。为了实现这个目标,除了向个人账户缴纳8%的基本养老金外,他们还需要在25岁到62岁期间,每年拿出税前年收入的19%用于养老储蓄。年轻一代在投资期方面有很大的优势,因为越早开始为养老目标储蓄,他们每年需要储蓄的金额也就越小。

退休储蓄黄金法则还提供了基于年龄的储蓄进度表——如果是自律的储户,那么在30岁时,他们应该已经累积了1倍的年收入用于养老。到40岁,储蓄进度应该是4倍,50岁时是6倍,到62岁(预计)退休时是9倍。这个进度表旨在帮助投资者估计和监测他们多年来的养老储蓄进展。

富达国际对中国市场有着非常坚定的承诺,养老金是我们中国战略的重要支柱。我们正在申请中国公募基金牌照,最终的目标是与在中国与投资者携手共进,并利用我们在全球的养老金管理专长,帮助中国居民改善长期财务状况。

搜狐财经:疫情促使人们格外关注环境、社会和企业治理(ESG)议题,您认为后疫情时代ESG责任投资将聚焦哪些主题?

何慧芬:2020年对于金融及整个社会的可持续发展而言,是关键转向的一年。富达国际评估了疫后各种状况,归纳出三个2021年的ESG主题趋势。

第一,绿色。生物多样性丧失及气候变化,无论是对社会还是对我们替客户缔造长线投资回报来说,都是重大的金融和经济风险。

在2020年,富达国际与企业交流合作,促使企业披露了范围1、2及3的碳排放数据,并设定量化目标以实践减排。作为气候行动100+的参与者,富达国际正推动部分专注于新兴市场的全球最大碳排放企业做出减排承诺。此外,富达国际与亚洲领先的银行开展了一个长期专项参与计划,以减少对新燃煤项目的融资。

富达国际将继续加强参与保护生物多样性的相关议题。比如近日富达国际参与著名巧克力品牌应对东南亚棕榈油环保问题的事务,并加入一个欧洲金融机构联盟,以呼吁企业采取行动减少在供应链中砍伐森林。

第二,健康。在2021年,企业在承担社会责任方面的压力将越来越大,不仅要承担旗下员工的健康责任,还要承担整个社区,以及企业供应链中所涉人员的健康责任。

联合国妇女署预测,受疫情影响,至2021年当全球每100名25至35岁男性生活陷入赤贫时,便将会有118名女性处于同等境况,并预计到2030年,这一差距将扩大至每100名男性对比121名女性。

2021年,富达国际将监控企业在疫后复苏计划内怎样衡量社会因素,包括雇员健康,以及供应链中员工的健康。

第三,包容。疫情全球爆发将数字工具成为全球各人的生活命脉,让许多人可在家中安全地学习及工作。然而,随着数字工具成为部分人的生活所依,同时也有可能使社会的鸿沟进一步扩大。

据国际电信联盟(ITU)估计,全球约50%人口无法连上互联网,而通常在农村和偏远地区没有宽带覆盖或在线服务的比例会更大。

必须鼓励科技企业采取自我监管措施,以确保它们可以承担跨界责任,并为其用户或客户群创造正面的成果。投资者必发挥作用,突显这些数字伦理和数字普惠的问题,以确保对所有人的长期可持续发展。

在2021年,富达国际将继续就数字伦理问题与企业进行互动,因为这些是影响我们所持有科技股的短期估值以及长期可持续发展的关键因素。

搜狐财经:未来五到十年,富达国际在中国有哪些业务布局与计划?

何慧芬:富达在中国大陆的战略是很长远的,我们在2017年拿到全球第一个全外资的私募基金的牌照,今年我们开始申请公募牌照,可以看得出来我们在这里的布局是很长远的。

拿公募基金的牌照其实是我们开展零售业务的第一步,未来在中国大陆我们有很多业务的板块会去考虑,养老这块肯定要做的,但是因为牌照的缘故我们现在不可以参与,我希望拿到公募之后我们可以从第三支柱的养老开始。当然如果有机会可以参与第一、第二支柱,我们肯定会考虑的。

另外,现在市场上的其他机会,比方说投顾等业务,这些肯定也会去考虑的,但是我和团队今年主要的目标就是希望可以拿到公募牌照。

搜狐财经:您出任中国区董事长是富达国际首次设立的职位,这一年来对公司架构和发展战略、乃至中国市场有哪些新的感悟?

何慧芬:上任之初我刚搬来上海,受疫情影响,所有人都必须在家办公。当时正值准备公募基金牌照申请的关键时期,工作非常繁重,但是我的同事们都非常努力,没有因为疫情影响任何的进度。

我2005年到富达,在富达已经16年了,此前我负责亚洲和中东的业务,我很高兴可以从香港来到上海负责中国大陆的战略和业务。中国市场的公募基金发展非常迅速,富达作为一家外资公司受惠于中国的改革开放,我们已经等了十几年了,现在终于可以申请公募牌照,未来不管是中国大陆还是全球资产市场,公募行业肯定会有一个黄金发展时期,我们希望可以参与其中。

最后就是我的团队,我来上海的时候团队可能是30-40个人,现在团队已经80多人了。我们会继续努力,等公募牌照拿下来可以展业的时候,可以提供一些优质的投资方案给我们投资者,这是未来我非常期待的事情。

【《商业列传》是搜狐财经、搜狐智库出品的对话著名企业家的节目。访谈、节目合作事宜,请联系微信demin0214】

免责声明:作者:本文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