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都离开后,金玉在山洞里转了一圈,发现这里确实没有能出去的地方之后,走到山洞内的一块大石头上坐了下来。

“系统,系统!”

系统:我在。

“刚刚你去哪儿了?”金玉手中拿着一根狗尾巴草,一下又一下抽打着石头的表面。

系统:检测到史无前例的巨大能量源,为防止系统暴露,系统自动关闭。

金玉抿着干涩的嘴唇,想必那个史无前例的能量源就是苍昊帝尊。

小说

“我身体里的封印怎么才能解开?”

经过这次事情,金玉再也无法对自己体内的古封印无动于衷,她要修炼,她要立刻修炼!

系统沉默了一下,道:攻略帝尊。

“攻略帝尊?”金玉的语气变冷,手中的杂草被她折断团在手心。“所以你的意思是你骗了我,这里依旧是一个任务世界!”

此时,金玉觉得自己受到了巨大的欺骗和背叛,在和系统朝夕相处的这段时间里,她早就将系统当成了自己的伙伴,如果它真的骗了自己……金玉一声不吭地将手心的杂草碾碎,她一定会把系统报废!

系统仿佛感受到了金玉铺天盖地而来的怒火,它连忙在金玉的脑海中说道:宿主我没有骗你!这个世界确实没有任务。攻略帝尊,是系统为你在这个世界特意开发出来的任务。系统没有这个世界的能量源,需要主动制造任务获取能量才能为你解除封印。

金玉看着地上被踩压地一蹶不振的杂草没有说话。

系统:只有解开封印,你才能修炼。不信你自己试一下,在你与苍昊帝尊接触的时候,我已经为你打开任务,现在你的封印应该已经解开了百分之五。

金玉闻言调动周围的灵气往自己身体中送去,果然,她的身体不再像是铜墙铁壁,反而开始引着灵气在身体中运转。

金玉试着修炼自己从小背的滚瓜烂熟的金岭幻术。

金岭幻术与青东幻术齐名。

然青东是老牌神族,高贵不可攀;金岭是天界新贵,经营不过千年。

但就是这尚不足万年的资历,因金岭族中频频出现惊世幻术天才,在外界看来已然可以和青东比肩,甚至传言有朝一日,说不定金岭会超越青东,成为另一大仙族。

这一传言,在风云大会上金岭灵珑一举击败青东红鸾而愈演愈烈。

红鸾身为青东狐族的小殿下,从小哪儿受到过如此的奚落质疑和鄙视,于是一气之下,便在金岭玉面狸全族食用的泉水中下了散灵丸,确保全族服下灵力散尽之后,带着青东狐族的心腹高手屠戮了金岭玉面狸全族。

青东狐族在九重天的口碑一向不错,更何况金岭玉面狸与魔族勾结是在九重天有着几千年清名的玉娆上仙所说,没有人会怀疑她,因此金岭玉面狸一族勾结魔族便变成了事实。

金玉试着施了一个变身的幻术,没有镜子,她只好询问系统,“我与长生殿下的气质有几分相似?”

玄色金丝龙纹长袍,头戴玉冠,精致的脸上带着睥睨天下的冷然,金玉现在所幻化之人,是她曾经的一个任务世界的太女,是那个世界的气运之女,也是当时金玉辅佐的对象。

系统:九分。

系统心中暗自称奇,金玉扮演的技术已经到了以假乱真的境界,再加上金岭幻术,如果不是系统能一眼看穿她的实力,它还以为是长生殿下真的穿越到了这个世界。

外面传来脚步声,金玉散去幻术,重新回到石头边坐下。

春都打开禁制,瞥了一眼老老实实坐在石头上的金玉,然后随手将一个小玉瓶扔给了金玉。

金玉接过玉瓶的那一刻,只觉得自己心头一颤。

“这是你母亲和你弟弟的魂魄,至于你的其他族人,等你完成了我交代给你的事情自然会给你。”

春都一边说,一边随手拿出一个大鼎,“帝尊要晋升神帝的情劫世界不是普通的世界,里面充满了机遇和宝物,能让你族人复活的关键也在里面,所以你必须听我的话,否则,你的族人永远都没有复活的希望!”

金玉看着那只可以吞下自己的大鼎,面上乖巧的点头,心里却在和系统说话。

金玉:可以开启副线任务吗?

和金玉心有灵犀的系统立刻道:副线任务:复活金岭玉面狸全族进度为百分之五。

金玉默默地攥住手心里装着自己娘亲和弟弟魂魄的玉瓶。

有系统这么一个作弊神器在,只要她在情劫世界里遇到可以对族人复活产生帮助的东西和事情,那她一定不会错过。

至于其他的,可以一步一步来。而她现在要做的第一步,就是解除封印,复活娘亲和弟弟。

“我听话!”金玉像寻常小孩子一般对着春都保证道。

春都点点头没再搭理她,时间紧迫,他要赶紧把金玉催生至二十岁才好。

金玉看着春都把各种药材扔到大鼎里;看他用红砂在大鼎的周围刻画了一圈又一圈繁复的花纹和符号,如同一个法盘。

从春都的口中,金玉知道自己对苍昊帝尊渡过情劫的重要性,也知道他绝对不会危及到自己的性命。

可当她看到咕嘟咕嘟冒泡的大鼎时,心脏还是紧张地一缩再缩,脸上的害怕金玉也没有压制,毕竟眼前这一幕,是个孩子看到都要吓得够呛!

“别反抗,这水温只是看着吓人。”春都说了一嘴之后,金玉就感觉到有一股不容拒绝的束缚控制住她的身体,让她不断的靠近那正在咕嘟冒泡不断沸腾的大鼎。

金玉握紧了手中的玉瓶,心中厌恶极了这种对自己性命失去掌控的感觉,如案板上的鱼,任人宰割。

不管做了多少心理建设,当金玉真的要掉进沸腾的大鼎时,她还是忍不住想拼命的挣扎。

可挣扎无用。

金玉还是在春都的控制下与那鼎中沸腾的药浴来了一个亲密的接触。

春都没有骗她,那鼎中虽然热气沸腾,温度却一点也不热,金玉反而感觉自己像是掉进了千年寒泊之中,冻得骨头都要裂开。

大鼎下的法阵发出红色的光芒,如同阵阵流光不断地涌向大鼎。

金玉陷落在大鼎中的药浴里,如果掉进极域的冰川之中,她已经想不到呼吸这件事情,因为连喘气都仿佛让她疼到了骨子里。

金玉想咬牙忍耐,牙齿却因为疼痛而不断颤抖,不断发出“恪恪”地声音。

她的骨头被扯断,她的皮肤在撕扯,她的血肉在不断地分离,她好像要,撑不下去了。

系统:宿主,宿主,清醒一点!

金玉的脑海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喊,但是她听不见,她想过会很疼,但是没想过会这么疼。

在这剧烈的疼痛中,在金玉快要晕过去的时候,她仿佛在自己的身体中看到了一个被无数金色锁链锁住的妖兽,那妖兽在嘶吼,在挣扎!可是它越是反抗,身体上流的血液越多。

慢慢的,金玉已然分不清是自己在流血,还是那妖兽在流血。

只记得在自己昏迷之前,那有着一双血色兽瞳的野兽对着自己说了一句话。

它说:以吾之鲜血,成生死之契!

作者 和, 嘿嘿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