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小姐,我们又见面了。”青年微笑着打招呼。

“你好,请问我们留过联系方式吗?”唐小乙微笑一下,说道。

对方微微一愣,赶忙从胸前的口袋里拿出名片。

“这是我的名片,于心川。一个月前和你有过一面之缘。”于心川笑着递上名片。

“谢谢,不过我现在想先回家再说。”唐小乙又微笑着说道。

“好的,请。”于心川亲自打开了后座的车门。

小说

车上,唐小乙靠在窗边闭目养神。

“她”匆匆忙忙地离开老宅,因为那里给“她”一种心悸的感觉。

毕竟在上界当过修士,“她”对于环境的感知远超常人,那里一定隐藏着什么邪恶的东西。

可惜现在自己是一介弱女子,留在里面探索无异于作死。

不过,这个与自己交换灵魂的凡人女孩倒也有点意思,敢一个人来这种地方。

“姐,明天晚上的演唱会你还去不?要不要请个假,你看看你,身上都跟落汤鸡似的,可千万别感冒了。”宁清河在耳旁悄悄说道。

唐小乙没有回答。

“唉,恐怕公司的那些家伙不会答应了。这次要是溜粉的话,你们公司要被骂惨了,必然要蒙受损失呀。”

宁清河又叹了口气说道。

“嗷呜。”

还没走多远,附近山林里传来几声狼嚎。

“嘶,这山里什么时候有狼了?以前可从未见过。”宁清河打了个冷噤。

凡虎豹豺狼踞啸处,常有妖气滋生。

师父曾说过凡界早已被妖魔渗透,妖怪害人时有发生。

而且修为高的妖魔还会化形,隐藏在人类之中,为祸天下。

想我唐小乙,当初也是星云山第三强者,上界各大宗门公认的天骄。

唉,唯今之计,怕是只有从头再来了。

让“她”意外的是,凡界竟也诞生了灵气,虽然远远不能和上界相比,但也意味着修行道路被打开。

难怪凡界中妖魔的数量在与日俱增。

一直到后半夜,众人才回到宁海市。

“先回家还是先去公司一趟,毕竟他们应该也很担心你的。”副驾驶座的于心川问道。

“姐。”宁清河用手肘碰了碰唐小乙。

见“她”没有反应,

宁清河赶紧摇晃“她”的肩膀,开始大声呼喊。

“喂!你醒醒啊!”

“宁轻雪”昏迷了!

众人开始慌乱起来。

“怎么回事?你姐姐身体有什么异样吗?”于心川赶忙问道。

“嘶,看不出来。但我总觉得她很不对劲。”宁清河脸色严肃起来。

“先去医院。”于心川对司机说道。

医院里,于心川和宁清河正在医生旁边问长问短。

“你们不要吵了!”医生皱了皱眉头说道,

“病人目前没有生命危险,她的身体也没有检查出什么疾病,后续的情况我院会再通知你们的。

请耐心的等待。”

说完医生便转身离去。

清晨,唐小乙缓缓醒来。

可惜,没有换回来。唐小乙收回了放在胸口上的手。

别人不知道昨晚怎么回事,唐小乙心里却门儿清。

宁轻雪昨天被妖怪吸走了大量生炁,这是妖怪修炼的一种方式。

原本宁轻雪应该已经被吸干生炁挂掉了,幸好自己魂穿到她的身上,修行者的灵魂能量远远高于常人,这才救了她一命。

“陈医生,我姐姐的病情怎么样?”

病房外,宁清河询问着面前的这位医生陈家华,一位在宁海极富盛名的现代医学教授。

而长歌娱乐公司的总裁夏源明等人也收到消息来到医院,甚至董事长古夫曼也亲自前来看望。

“这是一种十分少见的病症,学名叫失炁症,是由于生炁缺乏导致的。”

陈家华不紧不慢地说道。

“生炁?”宁清河满脸疑惑。

“生炁是维持生命所必须的能量,你的姐姐生炁大量缺失,这次能活下来已是奇迹了。

我会开一些药,坚持服用两个疗程情况会有所好转。

而且她现在身体很虚弱,尽量让她多休息,平时注意补充营养。”

陈家华说道。

“好,谢谢。”宁清河握了下医生的手。

“还有,去探望她的时间不要超过五分钟。”

说完这些,陈家华便离去。

“吱呀。”病房的门被推开,众人走了进来。

唐小乙脸色苍白,靠在枕头上,有气无力地抬起手打了个招呼。

自己的灵魂能量维持着宁轻雪的生命,然而身体生炁的匮乏使得

“她”十分虚弱。

“哦,我亲爱的宁轻雪小姐,你的身体还好吗?”古夫曼快步走到病床前,十分热情地问道。

“先生,晚上的演唱会我会顺利开办的。”唐小乙轻声说道。

“哦,谢天谢地,雪。真的十分幸运,上天让我遇到了你。”古夫曼笑得更加开心了。

“不过,我需要一些东西。”唐小乙又说道。

“快,记下来。”古夫曼立马对身后的夏源明命令道。

夏源明走到病床前,打开手机录音。

“火龙草一株、白骨花二十克、龙蛇骨……”

听完唐小乙的话,夏源明神色古怪的离开。

这是一种短时间补充生炁的药方,唐小乙只好用出这一招,“她”

可不想一上来就丢了饭碗。

这些药材非常冷门,夏源明也费了不少功夫才弄到。

晚上,夜幕刚刚垂落下来。

市中心的露天演唱会热闹非常,唐小乙的气色好了很多,此时也华丽登场。

宁轻雪是位流行歌手,不过唐小乙打算来点儿不一样的。

现在是二十二世纪初,“她”要用上世纪初的歌曲掀起一股怀旧风。

毕竟在上界待了近百年的时光,“她”也只会上世纪初的歌曲了。

优雅的爵士乐缓缓响起,

唐小乙开口歌唱:

家盖好了,

里面的我孑然一身。

房门在身后砰然作响。

秋风拍打着窗户,

凄然,为我而泣。

夜雷阵阵,晨雾弥漫。

阳光已彻底冰冷。

久远的痛接踵而至,

让大家都准备好吧。

(海豚音:)

呜呜啊啊啊啊啊啊啊,

呜呜啊啊啊啊啊啊啊。

……

底下的粉丝沸腾起来,兴奋地呼喊声充斥全场。

只因“宁轻雪”给了他们惊喜,这种被音乐界追捧而上世纪便已失传的唱法再次唱响在新世纪。

作者 和, 嘿嘿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