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界,宁海市。

华灯初上,繁华的市中心,长歌娱乐公司里,气氛却十分沉闷。

办公室里,烟雾缭绕。

古夫曼坐在椅子上,眉头紧锁着,抽着吕宋烟。

面前站着公司总裁、总经理和财务总监。

“董事长先生,今年的第一季度我们又亏损了将近十亿。”财务总监李姗率先说道。

“我们……似乎没有上市的希望了。”总经理梁均接着说道。

“董事长先生,我们应该考虑大规模裁员了。”总裁夏源明开始提议道。

小说

古夫曼吐了一口烟圈,揉了揉眼睛说道:

“我已经亲自联系好了赞助商,只要明天宁轻雪能够顺利开办演唱会的话,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董事长先生……”李姗,

“宁轻雪她……”梁均,

“刚刚失踪了。”夏源明最终说了出口。

古夫曼忽然愣了一下,办公室内陷入死寂,随后他手指颤抖着取下戴着的金丝眼镜。

“That's why俺悲愤!气死偶咧!”古夫曼气得捶桌子。

“我漂洋过海来到这里,想要在这里成就我的梦想!

哦,说真的,我爱这座城市。

可是,为什么这里却只会让我蒙受损失!

哦,老天呀。为什么你不能认可我的努力呢?!”

李姗、梁均、夏源明赶紧退了出来。

办公室里面古夫曼正拿着高尔夫球杆疯狂击打着几个假人发泄愤怒,发出乒乒乓乓的声音。

“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宁轻雪!”总裁夏源明打出了一个电话。

星云山,今天是门中弟子休沐的日子。

酒肆里面也热闹起来,饮酒、歌舞、赏花,众弟子一片其乐融融。

这时,一名青年弟子推门走了进来。

衣服上沾着露水和一些灰尘,扎起的头发略有些散落的迹象,腰间别着一个葫芦。

迈着随性的步伐,脸上挂着几分慵懒。

来到柜台前随手丢了十几颗灵石,冲着柜台后的杂役弟子说道:

“要一盏红果冰酪,再来一碟鸡髓笋。”

说着又把腰间的酒葫芦拿了出来,“再打一壶雪泡梅子酒。”

杂役弟子麻木地点点头,收起灵石提着酒葫芦去忙活了。

“哟,唐小乙。昨天不会又去灵台峰偷鸡了吧?”一名坐在后面的弟子开始笑道。

“呵呵,这回没被云师姐发现吧?上次你可是让人家追着打,直接跑遍了整座山!”另外一个人接着话题聊道。

“不得不说,灵台峰的彩尾玉骨鸡堪称绝世美味呀。

我们可没你有口福啊,也就逢年过节能尝尝,你可是干掉了数百只喽!”

众弟子开始哄堂大笑起来,酒肆里里外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唐小乙并未理会众人,只等菜品和酒上来之后独自找了个位置坐下。

几口冰酪下肚,唐小乙感觉腹中微凉。

上界四季如春,不知寒暑。也只有这东西能让他想起在凡间的时候夏天的感觉了。

这鸡髓笋所用的乌鸡骨髓相比灵台峰的彩尾玉骨鸡差了些,不过辅以山峰上的嫩竹笋和上好的乌鸡汤,味道同样鲜香滑嫩。

又吃了几口冰酪,唐小乙顿时感觉周围空气的温度也降了下来。

嗯?等等,周围空气的温度?

一道倩影不知何时忽然出现在自己身旁,而整座酒肆里的喧哗早已安静下来。

俊俏的脸上神色冰冷,眼眸直直逼视着唐小乙。

“呀,师……师姐好啊。”唐小乙挠挠头,微笑着打招呼,脊背早已生出冷汗。

“说!昨天晚上偷了几只鸡?”

云青羽一只脚直接踩在唐小乙面前的桌子上。

“嗖!”

唐小乙直接撞破屋顶逃了出去,踏上仙鹤的背远去,还不忘回首喊道:“师姐冷静啊!吃口冰酪消消气呀!”

“挨千刀的,你给我回来!今天我就要替师父清理门户!”云青羽立马踩上飞剑追了上来。

成千上万道剑罡呼啸着从身旁滑过,唐小乙赶紧开启护体罡气。

两人一前一后,噼里啪啦的激斗着,整座星云山又鸡犬不宁了。

黄昏,唐小乙一人来到后山凉亭里。

看着远处隐入云间的巨大山峰,又灌了一口雪泡梅子酒。

上界的日子着实无聊,为了修道求长生来到这里,只好舍弃凡间缤纷多彩的生活。

也只有给云青羽捣捣乱才能收获一点乐趣。

长生啊,或许本就是非常无聊的事。

“老伙计,或许我要和你道别了。”唐小乙叹了口气,轻抚着仙鹤的头顶。

仙鹤低沉地叫了一声,似乎在回应着什么。

“走吧,再陪我最后一程。”说着唐小乙又踩上仙鹤的背。

“一入龙潭,生死勿论。”

看着山顶这一汪清澈的池水,唐小乙感慨道。

随后,他纵身跳了下去。

“师父……他还是走了。”云青羽依偎在师父身旁,嘴角在轻轻抽泣着。

师父注视了一会儿龙潭禁地,并未说什么,只用手轻轻拍着她的香肩。

“不行!他休想这么轻松的走了!”云青羽站起身说道。

……

“嘶。”

唐小乙感到一股寒意,自己在迷迷糊糊中醒来。

很快他便发现,自己被困在一口水井里。

而且,自己的神力竟然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救命啊!”他赶忙呼喊着。

随后立刻捂住自己的嘴,自己怎么会发出女人的声音!

他不由得看向水中的倒影。

“啊!”

他不由得再次惊呼出声,自己竟然变成了女人!而且是凡界的柔弱女子。

唉,这就是闯龙潭的后果吗?

费了好一番功夫,唐小乙终于从井里爬了上来。

“鬼呀!”

看着一身白衣、披头散发的唐小乙,刚走近古井的一名男子被吓得坐在地上。

“怕什么,我又不是贞子。”唐小乙嫌弃地说道。

“诶?姐!

诶呦,你可吓死我了!没事在井里干什么?”对方也反应过来,连忙问道。

思索了一下,唐小乙开口问道:“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嗐!你以前也偷偷来过老家,我就试试找找看。”宁清河挠挠头说道。

“回去吧。”唐小乙率先向老宅子门外走去。

“哎,你慢点儿。”

两人走到小山下,道路旁停着三辆SUV。

一个衣着考究的青年在头辆车的旁边等着,看着“宁轻雪”缓缓走下来,脸上的不耐烦立马一扫而空了。

想不到她连素颜都惊为天人。

另一边,宁轻雪也醒了过来。

这是一间古朴的木屋子,弥漫着淡淡的花香。

“醒了?”

看着睁开眼睛的宁轻雪,眼前的女子眉开眼笑,仿佛与昨天不是一个人。

“唐师弟,你可不能再这么任性了。

师姐也知道错了,不该对你非打即骂的。

来,喝点热粥。”

云青羽端着玉碗坐在身旁。

作者 和, 嘿嘿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