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漆漆的,房间里没有一丝光透进来,一个女人呆呆的躺在棺材里,双眼紧闭,双唇呈现妖艳的红……

不知道过了多久,幽暗的房间里突然弹出来一个暗红的面板。

“滴!NPC六月开机中。注意,玩家已进入副本。本次副本,烈火校园。祝你好运,NPC六月。”

女人随即机械的睁开双眼,缓缓的坐直身体,继续呆呆的坐着。六月从记事起,就是航游科技公司的内部高级智能npc之一。

这个职位的员工都是公司特招的非人类NPC,及人死后的幻化成的灵。

小说

智能NPC要做的工作,就是在各个副本中当好审判者,以及找寻bug并修复bug,维护好游戏公平,最重要的是,管理好副本中的恶鬼,控制副本难度,控制死亡人数。

该类NPC数量很少,不像正常死亡的灵那样一样,有怨念,没理智,同时还必须要有强大的灵力,才能上任,确保能维持游戏运行。死亡游戏开启和数量也有一定限制的,所以就只招聘了几名这样的灵,六月算是其中最为有能力的一只灵。

c级游戏,她还是很少有接到这种简单的任务的。

她轻轻点击面板,跳出本次副本的背景,瞄了一眼,快速划过,转换到鬼怪管理界面,上面赫然写着校园各处的鬼的数量位置和等级等等。

c级任务,就吓唬吓唬玩家们就好啦,简直不要简单啦。

六月从棺材里爬出来,推开他自己的鬼屋,细微的光束斜斜的照过来,等她完全跨过门槛,六月已经换了一身洁白的护士装,站在宽大又黑不拉几的医务室里面。

走到窗边,拉开窗帘,一片青白撒进房间里,房间里有一张检查床放在角落里,另外一套整洁的桌凳,一个装满各种药品的的柜子,绕过柜子里面还有一几个个宽大的隔间,每个隔间里又都放了一张大大的席梦思,另一边放着各种检查,治疗的大型机械设备。

简直就是一个大医院的配置。

六月“还算干净。”说着把校医的工作牌戴上。到了该去接玩家的时候了,又慢慢悠悠晃着去食堂。

……宽大的食堂里。

广播的声音足以让在食堂的人都听清楚,“欢迎各位玩家来到c级副本烈火校园,本次副本需要各位探索夜晚的校园,凌晨的夜晚总是藏着各种各样的危险,只有找出校园杀手的主谋获得图纸,才能安全离开校园哦。”

食堂中间站着才被传送来的几名玩家,有探头探脑观看周围环境的,有和同伴窃窃私语的,还有贼眉鼠眼打量其他玩家的……

等六月装的气喘吁吁的跑进食堂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望了过来,整个食堂,只有六月的脚步声,一重一轻的响动。

“抱歉,抱歉,我来迟了,各位贵宾请落座。”六月有模有样的擦了擦眼角,“抱歉各位,整个学校,只有这里是干净的了,只能在这里接待你们了。”

说着眼睛开始泛红,泪水在眼睛里面倔强的打着转。

“能告诉我们发生什么事情了嘛。”穿着白裙子,看上去就一脸善良的女孩子关心的问。

“整个学校都被火烧掉了,我是唯一的幸存者,我拜托各位侦探可以帮我找到那个纵火的人,好好的惩罚他,好让我可以逃离这个地方。”

“好让你逃离这个地方,难道你出不去这个地方了吗?为什么离不开了?”

“因为,因为,有恐怖的东西阻止我,我只能在这个学校,我想或许,找到那个纵火犯,可能一切问题都可以解决了吧。”

“为什么就你一个人存活下来了呢?”一个红衣女人眯着眼睛看着声泪俱下的六月。

“我不知道,对不起,我只知道,这个学校有很多恐怖的东西,只有找到纵火犯才能解决掉他们。拜托了。对了,还有,请各位侦探一定要在保障在有光的地方探索学校,不然,会被恐怖的东西缠住的。抱歉,我,就知道那么多啦,如果还有需要明白的,请在白天来医务室询问我,现在我需要去工作了。”说着,急匆匆的要走出去。

“等下。”还有人想问些什么,伸手拦住六月。

“请不要这样,对不起,天黑了,我必须回去工作了。”等那人再去看六月的脸,泪眼婆娑,男人尖叫一身,一屁股坐在地上,各位玩家往六月看去,脸上哪有什么泪水,分明是两行血正在顿顿顿的往下流。

没有人阻拦,六月像骑了小电驴一样飞快都溜走了。

留下一堆玩家面面相觑,一阵后怕。

“老大?”红衣女,看向一个老头,满是探究之意。

吴江站得很直,高深的点了点头。

红衣女和另一个年轻男人去把那个摔到地上的人捡起来。

“吴江!你是收了钱的!为什么不保护我。是不是不想要钱了!”马术爬起来以后愤怒的冲着吴江吼叫。

“马先生,我们可是说好了的,进副本以后一切听我们的。你这样冲动,我们可没有办法保护你的安危的。”老楠冷淡的说。

老楠虽然名字老,但是他看上去不过二十来岁的模样,和那个红衣女薛红看上去都是吴江的手下。

“你们!”

“哈哈,马先生,现在游戏才刚开始呢,我们会保护好你的。”吴江笑眯眯的望着他,全然一副老好人的样子。

“最,最好是这样。”马术语气逐渐软下去了,“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啊?外面的天都要黑了。”

在场的所有人都向外看去,刚刚还是艳阳高照,现在已经日落西山了,还没有人来得及开始构思下一步该怎么办。

“呜呜呜,宝贝我害怕。”刚刚那个善良女孩窝在一个男人的怀里哭了起来,男人很帅,一下一下的哄着女孩子,低着头,看不清他的眼睛,但是可以想象出他眼里对女孩的宠溺。

“我会保护好你的。”

“呵!带个拖油瓶来过副本啊,可真是有闲情逸致啊。我看你长的还不错,要不要来跟了你红姐,加入我们团队,我们带你过副本,保证你完完整整的出去。”薛红舔了舔舌头,一步一步向那对人儿走去,眼里满是对猎物戏谑。

作者 和, 嘿嘿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