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女女H各种play羞耻(乱色伦肉)全目录阅读

三十一分十八秒,比上一次快了将近两分钟了。”

“哦。”——-

参加过两次校运会的李达康却是知道,像这样的成绩,如果参加奥运会女子组的话,也就勉强能够获得参赛资格,想拿牌是完全没有可能。

然而在国内的大学校园里,这样的成绩已经算不错了——

在任何普通高校的男子组,这样的成绩已经拿得出手,前六名基本是稳的,搞不好有希望进入前三。

但作为两次校运会万米冠军,东大校历史纪录的保持着,尤其李达康还想着在毕业之前再出一次风头,那这样的成绩肯定就不够了。

最最起码,那也得对标女子世界冠军的标准,也就是得跑进三十分钟以内,这样才有可能夺冠。

因为没有办法,学校里还有一拨体育特招生。

而竞技体育就是这样,经过专业系统训练的就是和业余训练不同。奥运会男子万米纪录是二十六分多钟,跑进二十七分三十秒,这就在奥运赛场很有竞争力。

至于资格赛的及格线,那基本就是二十八分钟左右。

普通高校的冠军当然很难达到奥运会资格线,但如果普通人经过长期训练,男子跑进三十分钟以内,这倒是能够做到的。

因此这个成绩也是李达康的心理预期,校运会在5月中上旬举行,距离现在还有20来天,他希望通过这20来天的训练,让自己恢复到大二时候的巅峰水平,这样才可以和那些体育特长生掰掰腕子。

“真真,你这样天天看我在操场兜圈,会不会觉得很枯燥?”

颜真真甜甜一笑:“不会呀,我觉得还好,看你跑步还是蛮有趣的。”

李达康一笑:“对了,你的考试成绩什么时候能出来?”

“要下个月。”

两人离开操场的时候,颜真真对李达康说道:“差不多正好就是你们开校运会的时候,七叔,加油噢,你拿万米冠军,我正好就拿中传的录取通知书。”

李达康笑道:“这么自信?别到时只好乖乖跑去市台实习。”

“你又打击我,”颜真真佯作生气的瞪了李达康一样:

“七叔我跟你说,我这次真的考得很好,中传我是去定了,倒是你,以你现在的成绩,参加女人子组都未必拿冠军吧,哼!……咦,曾老师?曾老师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呀……”

当看到曾茹突然出现在操场,李达康当时就苦笑,感觉颜真真刚才真没说错,自己看来只能去混女子组了,曾老师这一回来,这十多天的努力多半白费。

不仅如此,李达康心里还有点奇怪,这才去了不到半个月,这怎么就回来了呢?

两人之前当然也通过电话,也没听曾老师说起此事呀。

当然喽,现在颜真真就在身边,李达康当然是没法问的,听两人在那聊天,也没听出个所以然来。

曾老师就说临时有点事,就请了两天假回来一趟。

只是到了当天晚上,李达康才搞清楚事情的原委。

原来是和第二笔设计费用有关。

根据之前李达康和怡和谈判的结果,要求他们在开工后一个星期之内,支付第二笔设计费用,并且到了这个节点,支付的总设计费不得少于8000万。

怡和还是挺讲信用,现在开工正好一个多星期,这次真的支付了6500万,加上之前的1500万,正好达到了合同约定的数字。

“嗨,你就是因为这事回来?没有必要吧,前两天老尤还让我问一下,我问过流生舅舅,他说没有问题,这笔设计费他们早就准备好了。”

曾老师一听当时就不高兴了,她对李达康吼道:

“就知道你不想让我回来,人家想给你个惊喜嘛,达康你知不知道,其实这次,怡和支付的不是6500万,而是6700万。”

文学

“啊?!”

曾老师对李达康点点头:“怡和的那个戴总监跟我说,多出了的200万,是给我们的代理费用,他还让我代他向你问好,李达康,我们当时的代理费用是怎么谈的呀?有这200万吗。”

李达康想了想,如果按总设计费2.5亿计算,属于他的6%就是1500万。

正常情况下,这样的钱一般是随着主合同走,也就说东大什么时候能收到2.5亿,同时也就把李达康的这六个点结清。

李达康之前就已经收到一千万的,这已经远超正常的付款比例,所以在这之前,他是真没想过,怡和这么快又会给自己支付200万。

当然喽,考虑到这笔钱和主合同的金额相比,尤其是和怡和自己的利润相比,这简直就是小事一桩,因此怡和突然多支付这200万,多半还是因为自己是“VIP客户”,他们惦记的是接下来八月份的那波操作。

“曾老师,你有那个怡和戴总监的电话吗,上次他给了一张名片,我倒是忘记把他电话存手机里了。”

曾茹把自己手机拿出开翻看,找到之后直接把手机递给李达康。

电话通了以后,李达康和老戴简单聊了两句,先是对他表示感谢,告诉他200万自己已经收到。

重点当然还是聊愈演愈烈的亚洲金融危机,老戴表示由于日元贬值,现在香江金融市场现在人心惶惶,到处流传港币会和美金脱钩的消息,索罗斯等国际炒家也在到处宣扬RMB会贬值,并叫嚣要把恒生指数打压到4000点一下。

李达康笑着告诉他,现在别说是香江人心惶惶了,连内地都已经有人已经动摇,比如在申城和羊城的一些外汇黑市,都已经出现1美元兑换9块5RMB的情况了。

但这其实无关紧要,因为中央政府已经反复重申,RMB一定不贬值,至于港币和美金脱钩之类,那只是索罗斯他们的障眼法而已,是一种战术性手段,因为我们之前就分析过,所谓怕什么就说什么,索罗斯他们其实也怕脱钩,越怕他们就越是要这样说。

因此这一切都在咱们的预料当中,原定的计划不变,等到了8月份的时候,咱们也到金融市场去捞一笔。

和老戴通完电话,李达康笑着摇摇头——-

其实从后世的角度来看,今年的这场金融危机,貌似也直接改变了中日两国的国运。

后世有一种说法,说是当年的“广场协定”改变了小RB的国运,真的是这样吗?李达康倒不觉得。

因为当年的“广场协定”又不是只有小RB一家签,前西德也签了的,那为什么后来的德国就没有出现小RB的问题?

并且在当年的时候,德国的情况其实更加困难。

所以归根到底,其实还是小RB自己的事,精于战术,短与战略,目光短浅,对强者的崇拜深刻在他们的骨子里。

就拿这次亚洲金融危机来说,本来在这个时候,小RB的经济实力很少很强,堂堂第二大经济体,一国GDP占整个亚洲将近三分之一,咱们国家现在还不到他的四分之一。

可是他们宣布日元贬值,而咱们坚持RMB不贬值——-

其实不说,至少在亚洲人民心目中,小RB的形象就开始动摇了,尤其是东南亚国家,以前有很多都是很亲日的,但经过这次,很多人觉得小RB并不是那么靠得住,风向开始慢慢转了。

“曾老师,你就是因为这个回来的呀?”

曾茹点点头:“一个是学校的钱,另一个就是这200万,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回来一下,李达康,你觉得这200万怎么办?”

李达康看她一眼笑道:“收着呗,你别忘我们总共是1500万,所以怡和这只算是提前支付,并不是什么额外支付,不要有什么负担。”

“我收着呀?”

李达康笑得更欢:“当然是你收着,曾老师,你以后就当我的管家婆好不好,多这200万也好,香江的物价那么贵,你也就不用那么拮据了,现在那一千万别动,这200万你就自由支配吧。”

曾老师翻翻白眼,一副对“管家婆”这个词很不满意的样子,然而嘴角却挂起一丝笑容:

“唉,管家婆,管家婆就管家婆吧,这总好过通房丫鬟,不过达康,200万太多了,我哪里花得掉这么多,要不要你也留一点。”

“不会花就学,”

李达康继续对曾老师笑道:

“花钱是最容易学的,并且是学会就回不来头的,嗯,你现在是觉得200万很多,等你真学会花钱以后,到时别说200万了,2000万可能你都嫌少。这钱我就不留了,都放你身上吧,我如果想用钱再找你要,怎么样?”

“我才不要学花钱。”

“那你要啥?”

曾老师也笑:“我就要你,可惜你又不是我的,是人家颜真真的。”

“呵呵,是你的是你的,起码今天晚上是你的……”

Author: [db:作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