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同事的粗大征服了我|调教我的妺妺高H

何胜男没少怨恨父母重男轻女,可不知不觉间,她也认同了“娘家有弟弟,自己有依靠”的说法。

尤其是自家弟弟还不是那种啃老、吸血的废物,人家两口子都是公职人员呢。

经过近二十年的奋斗,弟弟还在他们那个单位当了个小领导。

算不得呼风唤雨的大人物,却也有点儿实权。

何胜男的男人做生意,在某些时候,还真需要何胜利的照顾。

……所以,何胜男能够嫁个自己的“金主”,其中的原因真的很多。

何胜男嘴上不说,心里却非常清楚。

不管是为了自己有个依靠,还是能够维持自己的婚姻,她嫁人后,比过去更加亲近弟弟、弟妹。

原本,何胜男还担心,自己不能帮弟弟抚养何甜甜,给弟弟造成了一些麻烦,弟弟两口子会责怪自己。

但,随后,何胜男发现,甜甜那个死丫头还真是没脑子,居然敢要挟自己的亲爸亲妈。

结果直接激怒了何胜利夫妇,给了何甜甜一笔抚养费,就断绝了彼此的关系。

而也正是因为何甜甜的凉薄、没良心,何胜利非但没有记恨姐姐,反而跟姐姐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何胜男多精明啊,顺势跟和胜利一起讨伐何甜甜。

什么从小就不听话,什么眼睛里只认钱,什么冷心冷肺是块捂不热的石头……

何胜男可不是故意污蔑人,她有证据,“胜利,小魏,你们不知道哇,何甜甜那个死丫头,知道我要结婚,不但不为我高兴,居然还威胁我!”

“她硬是从我手里要了好几万块钱呢……我一个没生过孩子的人,一把屎一把尿的把她养大,容易吗?”

“养来养去,居然养出了仇!你们说说,这孩子是不是天性凉薄?”

何胜男最是个不肯吃亏的主儿,连给亲弟弟养孩子都不忘要抚养费,吃得最大的亏,估计就是被何甜甜敲诈那一回。

何胜男憋了一肚子的火啊,总算有了发泄的机会。

她都不用夸大其词,就让何胜利夫妇听得脸色难看。

“什么?姐,她、她还问你要了钱?”

何胜利可是单位的小领导啊,自诩有身份、有地位,平时最注重颜面。

而且,何胜利骨子里十分的大男子主义。

别看他上过大学、在大城市生活了二十来年,但依然有着严重的封建传统大家长的思想。

在他的潜意识里,妻子、儿女都是他的所有物。

他可以舍弃女儿,但女儿却不能记恨,更不能像何甜甜那般忤逆不孝。

结果呢,就这么一个他不喜欢的丫头片子,居然敢要挟自己。

在接到何甜甜的电话,并消化完何甜甜的那些话之后,何胜利内心的惊愕、愤怒简直无法言喻。

原本,何胜利以为何甜甜一个做女儿的居然敢威胁父母,已经够混账,够让他丢人了,没想到——

“是啊!她估计是怪我不该嫁人,把她一个人留在县城!”

“可我也是没办法啊。我都四十多、奔五十岁的人了,总不能一辈子都不结婚吧。”

“不说我老了以后没人管,就是县城里的那些流言蜚语,我也不愿意再听了!”

“我一个离过婚的女人倒是不在乎,可咱们老何家的名声不能毁了啊——”

何胜男非常了解自己的弟弟,所以,几句话就把矛盾从自己身上转移到了何胜利这边。

果然,何胜利听到这些,脸色愈发难看,“姐,你不用管那个小混账!”

“你结婚是应该的,我们作为亲人都支持!”

当然要支持啊,何胜利虽然不在县城住,但他却是从小县城考出去的。

老何家的根儿就在这里。

这个社会虽然是笑贫不笑娼,但有个给人当小三的姐姐,到底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

更不用说何胜利可是他们老何家最有出息的人,却因为何胜男这样的姐姐,而让他完美的名声上有了瑕疵。

不说何家村的父母,就是何胜利心里也别扭。

何胜男终于能嫁人了,即便是熬死原配、小三上位,但到底有了受法律保护的名分。

如此,也算是有了块遮羞布。

何胜利打从心底里赞成自家姐姐能够嫁出去。

所以,这会儿听到姐姐说,自家那个讨人嫌的赔钱货,居然利用姐姐出嫁的事儿来要挟姐姐,何胜利本能的恼恨何甜甜!

何胜男:……

眼见弟弟误会了,她没有多做解释。

何胜男可是个聪明人,她不会主动告诉弟弟:何甜甜没有利用她何胜男的婚事,而是在索要何胜利夫妇给的“抚养费”。

不过,有了何胜男的“佐证”,何胜利愈发觉得何甜甜这个孩子品性有问题。

而有了何甜甜这个共同的讨伐对象,何胜男、何胜利这对姐弟的关系,竟也变得越来越融洽。

原本只是逢年过节的打个电话、通个视频,但最近几个月,何胜男几乎每个星期都给弟弟联系。

若是遇到节假日,她还会跑去省城,跟弟弟一家聚个餐,或是约弟媳一个逛个街。

何胜男这个做姑姑的,还会非常大方的给宝贝侄子买礼物。

这不,算着孩子快放寒假了,何胜男便又给侄子买了些东西。

何胜男不会做好事不留名,她给孩子花了钱,自然要跟孩子家长显摆一下。

于是,何胜男便给何胜利打了电话。

起初,他们是在说何家的宝贝凤凰蛋何永承。

一个说侄子乖巧,一个就夸儿子聪明,一个问侄子成绩如何,一个就说班级前十名呢……

姐弟俩说得热闹,气氛也十分和谐,但说着说着,不知怎的,就提到了何家另一个孩子!

说起何甜甜,何胜利就一肚子的气。

他顺风顺水的小半辈子,这都四十多岁的人了,也算事业有成。

妻子贤惠,儿子聪慧,何胜利总是有种人生赢家的感觉。

只有一个何甜甜,简直就是他的耻辱啊。

“……告我‘遗弃罪’?哼,真是个没有人伦的玩意儿!”

虽然已经过去了好几个月,但每次想到何甜甜在电话里说的那些混账话,何胜利就一肚子的气。

平时他要顾忌自己的名声和形象,不管心里多么恼恨,也不能宣泄出来。

但,现在电话的另一端是她的亲姐姐,知根知底,还有共同厌弃的人,何胜利便没有太多的顾忌。

他滔滔不绝的说着,在他的口中,何甜甜这个早就被他抛弃的女儿,俨然就成了世上最忤逆、最混账的不孝女。

文学

“她啊,还是太小,不懂事儿!她只记着你和弟妹把她交给了我,却不去想想,你们如果真的狠心,早就把她丢到外面去了!”

何胜男隔着话筒都能感受到弟弟的愤怒,她继续凹着自己“慈爱长姐”的人设,柔声细气的劝慰何胜利。

何胜利:……

略心虚啊。

当初他没有把闺女丢掉,而是送回老家,不是没想过,而是怕影响工作。

遗弃罪,虽然在国内算不得重罪,也不见法院真的依据这条法律裁判过哪对不良父母。

但何胜利和妻子都是公职人员啊。

妻子魏雪怀孕的时候,两边单位的同事,左右邻居,甚至是街道居委会的人都知道。

如果生产完毕,孩子却不见了,这不是摆明有问题?

千禧年前后,生育政策还是非常严苛的。

或许对于没有编制的人来说无所谓,顶多就是交点儿罚款。

但何胜利两口子却不想因为孩子而丢了自己的铁饭碗。

“……我大姐是个可怜人,结婚好几年都没有孩子,去医院检查说是输卵管畸形,根本不能生。”

“唉,被婆家逼着离了婚,一个人守着个小超市过日子。”

“小魏怀孕的时候,我爸妈就说,实在不行就把这个孩子过继给我姐,不管是男是女,都是个依靠!”

“说来也巧,我大姐特别喜欢我们这个女儿,所以就把孩子接了回去——”

何胜利的这番话,虽然还是有逃避生育政策的嫌疑,却也有几分道理。

他的同事、邻居们或许心里猜到了,但人家一没有扔孩子,二没有违反政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何胜利回想过往,心里到底发虚。

但,心虚也只是一瞬间,很快他就想到:我虽然有过把赔钱货丢掉的想法,但到底没有做啊。

我把她交给了亲姐姐,十几年里还一直给钱,绝对算得上尽到职责了。

相较于那些真正不负责任的父母,我们夫妻已经好很多。

也就是何甜甜太没良心,非但不感恩,反而把我们做父母的当成了仇敌。

哼,这就是个生性凉薄的坏种儿!

“反正啊,以后她跟我们没有关系了!这可不是我们不要她,而是她觉得自己长大了,翅膀硬了,都敢跟亲生父母叫板了——”

何胜利越想越生气,说出的话,也透着绝情。

“她呀,就是还不知道生活的艰难。你等着,都不用等到将来,只过年这一件事,她就会后悔!”

何胜男顺着弟弟的话,咬牙切齿的说道,“大年三十,别人家都是合家团聚、热热闹闹,而她呢,只能一个人孤零零的呆在宿舍,连个家都没有,我看她后不后悔!”

何胜男绝对是以己度人。

过去十几年,她一个人带着倒霉侄女儿过日子的时候,平时也就罢了,一到过年,她就格外难过。

别的女人,有丈夫、有儿女,一家人和和美美、甜甜蜜蜜。

而她呢,只能守着个破超市,和一个讨人嫌的赔钱货,连个知冷知热的人都没有。

何胜男确实给人当了小三,可她骨子里非常向往那种正常的家庭。

她自己格外看重过年这样的日子,便以为何甜甜应该也会格外在意。

“……后悔也没用!再有两个月,她就满十八岁了,我们对她没了抚养的义务,就算闹到法庭上,我也不怕!”

因为何甜甜提前索要了十八岁之前的所有抚养费,所以,何胜利或许记不得亲闺女的模样,却记住了她的生日——3月5日。

现在已经一月中旬,再过不到两个月,何甜甜就成人了。

到那时,何胜利就能名正言顺的舍弃这个不孝忤逆的混账玩意儿。

免责声明:本文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0)
上一篇 6月 23, 2022 9:51 上午
下一篇 6月 23, 2022 9:56 上午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