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猪价大起大落,随着博弈加剧,本轮猪周期底部或正在形成

7月猪价大起大落,随着博弈加剧,本轮猪周期底部或正在形成

猪价在经历了持续下跌后,近期市场情绪高涨,开始出现反弹,但从基本面来看,仍缺乏实质性利好因素。猪价反弹,更多的是市场情绪所主导,从这点来看,本轮猪周期的下行仍在持续。但随着博弈加剧,市场预期也在悄然发生转变,或许这一轮猪周期的底部正在形成。

市场情绪主导,猪价走出“深V”行情

今年以来,猪肉价格持续下跌,尤其是进入6月以后,猪价的跌幅进一步扩大,至6月23日,生猪价格跌至最低点的12.65元/公斤,和最高点相比,现货猪价被腰斩。同样,由于现货市场供大于求,给期货交易者心态也产生了明显影响,走出了和现货市场类似的行情,6月23日,可谓是生猪期货历史性的黑暗时刻,当日主力合约报价刷新历史地位,一度跌至16675元/吨。

进入6月下旬后,猪价迎来一波强劲反弹,生猪现货和期货市场双双发力,同时上涨,在月末走出一波“深V”行情。尤其是现货价格,单日出现2元/公斤的涨跌幅,生猪价格一度冲击10元/斤的大关,但最终无功而返开始出现回落。

纵观本轮猪价反弹,并不是因为供需层面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更多的是受市场情绪的影响而上涨。所以,当前市场行情的转换,更多的是市场看涨情绪在主导。

市场预期在博弈中开始逐渐转变

尽管现阶段的猪价上涨缺少实质利好因素,但市场预期在博弈中,近期已经开始逐渐转变,先让我们一起看看市场有哪些具体变化。

大体型肥猪出栏已进入尾声

导致此轮猪肉价格大跌的主要因素是市场大体型肥猪过多。标猪出栏推迟1~2个月,平均体重将增加30~50公斤左右,按照二次育肥比例占比10%计算,市场间接的猪肉供应就增加了将近4.5%左右,再加上1~5月份,我国累计进口的猪肉量已达196万吨,而春节过后,有属于传统猪肉消费淡季,需求量一定而供给增加,短期内供应压力仍然存在。

但随着近期大体型肥猪的集中出栏,市场上大体型肥猪压力逐渐释放,据统计目前市场上的大体型肥猪大约已有三分之二左右被消化,后期大体型肥猪对市场的供应压力将进一步减小。

月猪价大起大落,随着博弈加剧,本轮猪周期底部或正在形成"

养殖户抗价惜售心理加重

本轮猪周期,业界普遍达成共识,未来生猪规模以上养殖将占据主导地位,但即使目前规模化比例在不断扩大,面对一年5600万吨的猪肉消费量,规模化养殖存栏量还不至于会影响整体的猪肉市场。而且在这一轮猪肉价格的下降中,反而是自繁自养的散户表现出了顽强的生命力,目前猪价在自繁自养养殖成本线附近震荡整理,养殖户抗价惜售心理也进一步增强。

屠企冻品库存主动增加

目前屠企冻品库容率已处在较高水平,达到了近一年的新高。屠企之所以主动增加冷品库存,是由于猪价持续下跌,屠企分割入库成本较低,主动入库后择高价出售,可有效增加后期的盈利能力。

月猪价大起大落,随着博弈加剧,本轮猪周期底部或正在形成"

猪肉消费需求逐步恢复

随着猪价的持续下跌,目前终端市场消费也在逐渐被激活。屠企的鲜货销售率也印证了这一点,据统计,在猪肉价格跌至低位之前,屠企鲜货销售率在77%左右,而当猪肉价格触底后,这一比例开始回升至85%左右,这也说明,猪肉消费逐渐呈现出增长的态势。

猪周期底部或正在形成

如果对过去3~4轮猪周期进行研究,我们会发现每轮猪周期都会形成一个所谓的双底形态。而综合以上市场变化,短期生猪价格上涨动力仍然不足,市场情绪是主导当前猪价波动的主要原因,猪周期下行的第一个底部或将正在形成。

但需要注意的是,随着猪价的持续下跌,猪粮比已处在收储调节机制过度下跌一级预警区间(低于5:1),近期将有可能启动收储工作,这将在一定程度上对猪价形成利好,将回调的时间拉长。

月猪价大起大落,随着博弈加剧,本轮猪周期底部或正在形成"

从中长期看,首先是养殖成本压力正在逐渐在缓解。一是仔猪价格,已由最高价地2200元/头下降至目前400~500元/头;二是饲料价格,玉米豆粕价格近期持续回调,后期养殖成本将会有所下降,亏损压力减小。

其次是进入三季度后,猪肉消费高峰期将会到来,无论是对鲜品猪肉的消费,还是屠企冻品库存的消化,无疑都有提振作用,到时生猪价格或将出现一轮新的反弹,至春节过后,随着消费需求的下降,猪周期的第二个底部或将形成,进而形成本轮猪周期的双底形态。

月猪价大起大落,随着博弈加剧,本轮猪周期底部或正在形成"

从2019年2月本轮猪周期开始,至今已经持续了28个月之久,这轮猪周期究竟会出现哪些变化?也只有交给时间,留待市场来验证。

免责声明:本文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