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海控股巨亏46亿又遇债务纠纷   卢志强百亿回血难解渴急寻“白衣骑士”

原标题:泛海控股巨亏46亿又遇债务纠纷   卢志强百亿回血难解渴急寻“白衣骑士”

泛海控股巨亏46亿又遇债务纠纷   卢志强百亿回血难解渴急寻“白衣骑士”

长江商报消息●长江商报记者 魏度

卢志强正被债所困。4月20日,卢志强实际控制的泛海控股(000046.SZ)发布公告,因为债务纠纷,公司控股股东中国泛海所持公司8.03亿股股份被司法冻结。至此,中国泛海及其一致行动人共同所持公司10.97亿股股份被冻结。

不只是大股东缺钱,泛海控股更缺钱。今年4月2日晚,公司披露收到执行通知书,因未清偿完20亿元融资款,泛海控股武汉公司名下两地块被查封。同样是武汉公司,今年2月,被中英益利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英益利)告上法院,追讨13亿元债权。

目前,泛海控股究竟欠了多少债务尚无从知晓。2020年三季报显示,期末,公司长短期债务809亿元,而账面货币资金只有189亿元。

起家于地产的卢志强,从2014年开始推动泛海控股去地产化,向金融领域转型,并搭建了包括民生证券、民生信托在内的较大规模的民营金融集团,成为一家金融+房地产+战略投资的综合性上市公司。

然而,转型7年,泛海控股的经营业绩接连下滑。2020年,公司亏损46.21亿元,同比下降522.09%,无论是亏损金额还是下滑幅度均创历史之最。

巨额债务面前,卢志强采取了市场通行的自救手法,变卖资产、引进战投。出售地块、民生证券股权等资产,泛海控股回血已超百亿,但未能解渴。截至目前,引进战投尚未见实质性进展。

商海沉浮30余年,卢志强拥有大量资源,谁将会充当白衣骑士?

接二连三遭逼债

不是在还债,就是想着如何还债,卢志强面临着创业30多年来最大的危机。

中国泛海是泛海控股的控股股东,卢志强间接控制其77.14%股权。卢志强直接以及通过中国泛海、泛海能源等间接合计控制泛海控股55.03%股权。

4月20日,泛海控股披露,中国泛海所持公司8.03亿股股份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司法冻结,原因为债务纠纷。

展开全文

截至公告日,中国泛海及其一致行动人泛海能源、包括卢志强合计持有泛海控股37.01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71.23%,其中10.97亿股股份被司法冻结,占其所持股份的29.65%。

所持股份被司法冻结,表明中国泛海被逼债了。

不仅控股股东遭逼债,上市公司泛海控股也在接连被逼债。

4月2日,泛海控股披露,公司收到执行通知书,因未能清偿债务旗下资产被查封。具体为,2019年4月,武汉公司向山东高速环球融资租赁有限公司(简称山东高速)申请融资20亿元,截至目前,融资尚未清偿完毕。经债权人申请,法院将武汉公司名下两处地产予以查封,并冻结沈阳泛海公司100%股权及派生权益,查封、冻结期限为三年。

同样是武汉公司,因为债务被起诉。今年2月27日,公司公告称,2017年1月,中英益利发起设立债权投资计划,为武汉公司募集35亿元投资资金,泛海控股为本次融资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武汉公司以其持有的一块土地使用权提供抵押担保。截至目前,武汉公司尚有借款本金13亿元未偿还。中英益利因此向法院起诉,要求公司偿还本金及利息等。

面对债主追债,卢志强如何应对呢?根据公告,泛海控股采取的措施是“积极沟通协商处理方案”。这意味着,公司没有好的办法,寄望债务展期,以时间换空间。

接二连三被逼债,或许是卢志强身处债务漩涡的冰山一角。

截至目前,中国泛海、泛海控股尚未披露2020年度报告,也未披露债务信息,暂不知晓其究竟有多少债务。从此前披露的财报看,泛海控股的偿债缺口不小。

截至2020年9月底,泛海控股短期借款157.66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250.39亿元、长期借款291.26亿元、应付债券110.11亿元,合计为809.42亿元,其中短期债务为408.05亿元。

与之对应的是,同期,公司账面资金188.68亿元(含受限资金)。公司账面虽然有交易性金融资产408.30亿元,但主要是债券、股权、基金、信托计划等,需要择时变现,理财产品只有1.18亿元。

去年半年报显示,截至6月30日,为了借款需求,泛海控股10家子公司100%股权被质押,亚太财险、民生证券等公司部分股权也被质押。

巨亏46亿业绩创历史新低

屋漏又遭连阴雨。被巨额债务所困的泛海控股,经营业绩又出现了历史性大滑坡。

4月14日晚,泛海控股发布业绩快报。2020年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40.57亿元,同比增长12.1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为亏损46.21亿元,同比下降522.09%。

对此,公司解释,主要是五个方面因素导致经营大幅亏损,即对美国地产项目、印度尼西亚电厂及相关商誉计提减值、对控股子公司民生信托个别风险项目计提减值准备、投资收益大幅下降、财务费用增加等。

根据泛海控股针对交易所关注函的回复,美国地产项目等计提减值10亿元至12亿元。2020年,受汇率波动影响,财务费用达48亿元,同比增长68%,其中汇兑损失11亿元,同比增加12.25亿元。

一个年度亏损超过46亿元,这在泛海控股的历史上从未有过。

泛海控股的前身是深南物A,1994年登陆深交所。1998年,卢志强通过泛海资源投资受让深南物A52.50%法人股,后更名为泛海建设,主营业务变更为房地产开发等业务,实现变相借壳上市。

从2014年,卢志强推动泛海建设产业转型,方向为金融领域,泛海建设由此更名为泛海控股。在此前后,通过系列投资收购等动作,泛海控股迅速聚齐全部金融牌照,成为一家民营金融控股集团。旗下金融资产包括民生信托、民生证券、亚太财险、民生基金等。

地产+金融+投资,三驾马车,泛海控股经营业绩一度快速增长。2014年至2016年,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76.16%、126.71亿元、246.71亿元,同比增长5.17%、66.37%、79.41%。对应的净利润为15.59亿元、20.20亿元、31.09亿元,同比增长24.13%、29.73%、37.96%。

然而,从2017年开始,泛海控股的经营业绩就走下坡路了。

2017年至2019年,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68.76亿元、124.04亿元、125.02亿元,同比变动-31.59%、-26.50%、0.79%。净利润为28.91亿元、9.31亿元、10.95亿元,同比变动-7%、-67.81%、17.62%。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为22.81亿元、-5.58亿元、4.92亿元。

这三年的净利润中,投资收益贡献不菲。2017年至2019年,公司投资净收益加上公允价值变动净收益分别为16.95亿元、13.16亿元、47.92亿元,分别占当期净利润的58.63%、141.35%、437.63%。这部分收益中,以投资净收益为主,如2019年,公司投资净收益高达45.05亿元。

泛海控股的对外投资不少。2019年年报显示,公司证券投资标的有万达电影、北汽蓝谷、青云科技等上市、拟上市公司。消息称,蔚来汽车、网易云音乐、禾多科技、浪潮云等新科技、新能源、新材料等领域公司,泛海控股均有布局。

由此可见,产业转型之后,公司利润主要来自投资收益贡献。

今年一季度,泛海控股再度亏损。公司预计亏损金额为1.2亿元至2.2亿元。

公司解释,今年一季度,公司出售部分地块、民生证券引入战投,使得净利润实现增长,但财务费用上升、金融资产公允价值变动收益和投资收益大幅下降等,使得公司整体上仍旧亏损。

谁是卢志强的白衣骑士?

经营业绩巨亏、财务危机爆发,卢志强面临着前所未有的严峻挑战。

分析人士称,卢志强财务危机爆发,一方面受地产深度调控影响,地产业务盈利能力不及预期;另一个方面,与其自身高杠杆扩张有关。此外,旗下子公司投资踩雷也加剧了财务风险爆发。

确定转型金融方向后,2014年至2016年,泛海控股斥资400多亿元进行布局。其中,证券行业120亿元、信托100亿元、保险90亿元。公司收购民生信托并增资至93.42%,加上2014年的投资部分,单就这一项便耗资近百亿。公司参股亚太环宇连同大股东中国泛海斥资27亿美元吞下美国最大的长期护理保险公司Genworth金融集团,跨入美国保险市场,与民安保险形成保险行业国内外布局。由于泛海控股占亚太寰宇25%的股权,这一收购事项泛海控股耗资约46亿元。为搭建境内外双券商平台,泛海控股收购香港全牌照券商华富国际51%股权,耗资约10亿元。

系列产业布局,泛海控股的资产负债率快速攀升,2015年底达87.19%,2018年底仍为86.60%。

与之对应的是财务费用大幅增长。2013年,其财务费用为1.04亿元,2015年增加至11.89亿元,2018年为23.20亿元。

卢志强还通过质押股权进行融资。2018年8月,中国泛海的股权质押率一度高达99.38%。触及平仓线。去年三季度末,中国泛海及泛海能源合计持有泛海控股36.83亿股股份,质押34.28亿股股份,质押率为93.08%。

投资踩雷也是泛海控股经营业绩、债务“双杀”的重要因素。

民生信托是泛海控股的核心金融平台。2020年,民生信托接连发生意外。

去年初,民生信托对新华联控股尚未到期的26.8亿元信托贷款申请强制执行。

公开消息称,去年6月,金凰珠宝80亿“假黄金”事件爆发,民生信托也被牵连,据称其提供了40亿元融资。还有质疑称民生信托自融。

去年四季度,民生信托多个信托项目发生延期。

有报道称,据不完全统计,至今年1月底,由民生信托作为原告的诉讼纠纷或发起的执行金额达156.328亿元。涉及的公司包括武汉金凰珠宝、新华联控股、汉能集团、凯迪生态等。

或许,卢志强早就意识到财务风险,并试图平安着陆。2019年,泛海控股相继出售了北京泛海国际项目1号地块与上海董家渡项目,交易作价148.90亿元。此外,泛海控股还为武汉公司引进战略投资者。

去年以来,泛海控股积极运作民生证券自救。泛海控股先后向上海沣泉峪以及上海张江集团、张江高科等22家投资者分别转让13.49%股权、27.12%股权,虽然有推进民生证券上市的考虑,但泛海控股回血约66亿元是不争的事实。

此外,泛海控股还相继转让武汉中央商务区地块、出售武汉万怡酒店等物业给信达金融租赁,交易价格分别为30.66亿元、5.45亿元。

至此,泛海控股通过处置资产已经回血百亿。目前来看,百亿资金远不能解渴。

今年3月27日,卢志强就民生财富、民生信托出现的部分私募基金和信托理财产品兑付逾期问题发布致投资者函,表示正加快引进战投,力争年底前完成兑付。

目前,泛海控股尚未披露引进战投的实质性进展。

身处财务危机之中,搏击商海33年,卢志强拥有强大的朋友圈资源。危局之中,谁将是卢志强的白衣骑士?长江商报将继续关注。

视觉中国图

责编:ZB

免责声明:本文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