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类创始人孙策:哑铃式机构LP的现状与三大类GP的未来

出类创始人孙策:哑铃式机构LP的现状与三大类GP的未来

为了让中国机构LP更好地交流行业认知、提纯投资策略、拓宽合作机会,同时对中国机构LP的长期持续性、类型演变性进行更远视角的展望,2021年3月25日,由出类主办、出类研究院及母基金研究中心协办的“长风破浪-2021中国机构LP大会”在上海成功举办。

这是一场专属于中国机构LP的盛会,全国近百家机构LP都汇聚于此,通过1场主题演讲、1场超级对话、1项成果发布和4场圆桌讨论,共同探讨中国式机构LP的长青之路,同时见证了“2020中国最佳机构LP榜”、“2020中国最佳机构LP人物榜”两大系列、八大细分榜单的诞生。

活动伊始,出类公司创始人孙策进行了欢迎致辞,以下为演讲实录:

尊敬的沈会长,各位投资人朋友们,大家早上好!十分感谢大家从天南海北来到上海,一起探索中国式机构LP的长风破浪。

2017年,我在筹备出类新业务定位和方向的时候,偶然的机会,拜访一位母基金朋友,他提起有本书很好,中文版刚刚出版2年,是高瓴资本张磊翻译的,作者是耶鲁捐赠基金的首席投资官大卫·史文森,你可以看看。

我很快的时间看完了,之后我碰到LP就会推荐这本书,我也小幅度为这本书在中国销量做了一些贡献,这本书叫《机构投资的创新之路》。

这本书对我的影响就是,会去思考出类如何来在中国机构投资的创新之路上做出自己的使命和贡献?最早是两个层面,一是不遗余力推广“机构LP”这个词组,从2018年开始出类发布的文章及报告,全部用“机构LP”,股权LP类型不应该仅仅局限于母基 。

二是中国应该对自己的机构LP类型进行更加仔细地划分,并建立中国机构LP动态出资数据和地图。

于是我们在2018年就确定要做中国机构LP的系统研究和咨询,基于中基协每天公示的私募股权和创业投资类的基金产品,对所有的有限合伙企业进行工商穿透,对所有非自然人形式出资的LP主体进行分析,到上个月底已经累计了1.2万条LP出资数据,近9000家机构LP,出资了近5500只子基金,包括今天要发布的年度机构LP榜单 选机构,都是基于出类的LP出资数据,一对一定向做了调研问卷,而不是公开征集。

中国机构LP的类型变化更替特别快速,就拿2020年来说,从机构LP类型来看,出资子基金数量最多的前三个类型分别是未上市民营企业、国有投资公司、政府引导基金。

这三大类,其实说到底是2大类,政策性资金和民营类资金,特别像哑铃的两端政策性资金是金额大(2020年认缴出资金额占比高达62%),民营类资金是数量特别大,哑铃的中间是市场化母基金、保险、银行理财、券商、资管公司、平台型GP、大学基金会、捐赠基金会等。这种机构LP哑铃式发展方式,无法简单对标海外,只能走中国自己机构投资的创新之路

我们再看看GP端,过去一年,出类团队拜访了近150家基金管理人,受LP委托尽调了其中的10%,很多LP也会问我们怎么看基金管理人。从出类的观察来看,中国基金管理人的类型发展未来大体是会划分为三大类:

一是细分垂直类GP,划分自己能力圈和领土边界是第一步,然后垂直深耕,适度控制规模,这一类是大多数GP的归宿,而且能守住自己的领地不丢掉,就要利出一孔,在垂类里做到极致。

二是企业投资CVC,他们可以很直接回答LP问GP的终极问题:为什么一定是你?依靠无可比拟的产业纵深能力,这几年在TMT、医疗领域的投资里大量都有他们的身影。

最后是平台类GP,超大的AUM, 跨资产类别,跨地理投资,这类GP的核心团队一定是什么都要做的,靠平台巨轮向前推动,没有短期的边界概念。

我们有个角度,就是可以用“融资阶段”来看基金管理人,类比创业项目获得融资的阶段从种子、天使轮到IPO,基金管理人也 样,AUM代表着他们所处的融资阶段。

10亿元以内,往往是1-3期基金,基金管理人处于种子、天使阶段;1000亿元以上,基本进入了Pre-IPO或IPO轮次,这类基金管理人发起新基金,已经差不多可以等同于二级的“公开市场募集”了。

在这两个轮次之间,最关键的是A轮基金管理人,我们内部称呼他们为“拐点”GP,每个年份在细分行业都会至少有2-3家GP处于拐点之年,这个时候GP的前2-3期基金开始有DPI层面的兑现、团队经历初创期的磨合开始成建制、探索性的投资策略开始变得成熟,Keyman们对于运营基金公司开始娴熟起来。

但是根据海外的一项数据统计,他们调研了6206只基金,发现三分之二的GP,第一只基金也是最后一只基金,所以对于LP来说如何抓住拐点的GP,会是非常考验LP综合能力的事情。

我们今天大会的主题叫“长风破浪”,就是中国机构LP如何在更长的时间范围内,拥有破浪的能力,这个破浪的能力包括了如何消减投资噪音,形成做LP的核心能力。

出类希望可以在接下来的三个事情上,与机构LP一起加强合作:

一、加强机构LP之间的专业化学习,组织多类型、多领域、跨地域的纯机构LP研讨会和活动,甚至是跨地域机构LP之间的互访学习交流,这点我们已经在做了。

二、建立机构LP之间的基金管理人黑白名单机制或匿名点评机制,提供基金管理人的违约成本,降低市场噪音。

三、加强对拐点阶段黑马型基金的数据交流,对处于A轮阶段的细分垂直类基金管理人保持动态信息更新。

最后,祝各位机构LP在充满挑战与希望的未来,可以一路长风破浪,实现或超越自己的投资目标。

免责声明:本文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