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赞携支付业务私有化退市,有赞科技接盘冲刺香港主板压码SaaS

中国有赞携支付业务私有化退市,有赞科技接盘冲刺香港主板压码SaaS

作者:潘妍

出品:洞察IPO

近日,中国有赞(08083. HK)发布公告称,将把持股51.9%的杭州有赞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有赞科技)以介绍上市的方式完成在港股主板的整体上市,广发融资为有赞科技独家保荐人。由于有赞科技的上市拟以介绍方式进行,所以不会公开发售股份。

同时,中国有赞还称,将以私有化的方式从GEM摘牌退市。

值得一提是,在披露公告的前几日,中国有赞原董事长关贵森因其关联的独资公司涉嫌与一项刑事犯罪有关,故而从中国有赞辞去该公司主席兼执行董事等职务。

借壳上市获支付牌照

沾去中心化红利却仍亏损

在说中国有赞私有化退市、介绍有赞科技主板上市之前,我们先来讲一讲中国有赞的过往经历。

有赞原名“口袋通”,成立于2012年11月,创始人为朱宁。公司曾获瓴资本、经纬中国投资,并确定了有赞的产品定位,即SaaS服务平台。

SaaS全称为软件即服务,电商是SaaS模式的一种细分种类,即通过互联网帮助企业构建以客户为中心的、完整的全新电子商务模式和体系。有赞正是典型的电商SaaS产品。

而中国有赞的前身为中国创新支付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中国创新支付),该公司于2000年成功登陆港交所,关贵森自2011年2月被委任为中国创新支付执行董事、法定代表兼集团主席。

此外,中国创新支付的全资附属公司高汇通,已于2012年成功拿下央行颁发的支付业务许可证。

2018年4月,中国创新支付用55亿股股票换有赞51%的股份,有赞成为中国创新支付的最大股东。

由此,有赞在拥有中国创新支付所持有的高汇通支付牌照的同时,还完成在港借壳上市的相关工作。交易完成后不久,中国创新支付正式更名为“中国有赞”。

此次拟登陆港交所主板的有赞科技正是中国有赞的非全资附属公司。

目前,有赞科技主要通过其订阅解决方案及商家解决方案,向商家提供各种云端商业服务。

其中,订阅解决方案主要包括提供专为各行各业商家而设的SaaS产品,包括有赞微商城、有赞零售、有赞连锁、有赞美业及有赞教育,商家解决方案主要包括向商家提供各种增值服务,以满足其线上线下的营销需求。

中国有赞携支付业务私有化退市,有赞科技接盘冲刺香港主板压码SaaS

图片来源:有赞科技招股书

目前,有赞已初步形成从线上开店、经营、支付、CRM到线下门店与线上的联通的业务闭环。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传统电商逐步进出成熟期,以阿里京东为代表的中心化电商平台开始面临GMV增速放缓的现象,传统电商难掩瓶颈期事实。

由此,以微信电商生态为代表的去中心化电商通过盘活私域流量、结合社交玩法的新模式异军突起。

举个例子,商户在微信等去中心化电商运用小程序、内容电商来经营自己的粉丝群体。这相较于传统电商来说,可加速流量转化,培养高质量的私域客户群体,提升自身品牌及竞争力。

有赞作为一家受利于去中心化电商红利的企业之一,为上述商户提供平台经营所需的SaaS服务。

除了微信,有赞打通的平台还包括新浪微博快手、QQ、百度、支付宝、小红书、爱逛、映客斗鱼虎牙等。

虽沾得这一大红利,但有赞科技的业绩却表现的并不尽人意。

2018年-2019年及2020年前三季度(简称:报告期内),有赞科技分别是实现营业收入5.57亿元、9.98亿元、11.30亿元。

同期公司净利润呈持续亏损,分别亏损7.14亿元、5.03亿元、2.19亿元,不到三年累计亏损14.36亿元。虽期间亏损规模虽有所收窄,但离转盈仍有所差距。

私有化后退市

7折换购相关权益

梳理好了公司关系,我们再来看看中国有赞发布的这份一百多页的公告。其中主要就是交代了三件事。

其一,中国有赞向全体股东分派中国有赞持有的中国有赞科技股份,要约人以现金向计划股东补偿;其二,有赞科技以介绍方式实现在联交所主板上市;这其三,便是将中国有赞私有化及摘牌。

中国有赞携支付业务私有化退市,有赞科技接盘冲刺香港主板压码SaaS

图片来源:中国有赞公告

对于以上决议,有不少投资者提出疑问。比如,中国有赞为什么不直接转主板上市?剩余的主体为什么要私有化后退市?

据《洞察IPO》了解,正如A股分为主板、科创板、创业板指中小板之分,港交所也分为主板、GEM(香港创业板)两类。只是,GEM相对于主板其交易量和活跃度都低很多,对公司的股价有较大影响。

根据往期数据,中国有赞持续呈亏损的业绩并不符合香港主板上市要求。

外加,根据中国有赞的私有化公告显示,若有赞科技成功上市,其将专注于以云端商业服务为主的SaaS业务;而中国有赞进行私有化后将持有支付及其他业务。

值得注意的是,SaaS业务总资产创造远远多于以支付及其他业务总资产所产生收益的能力,失去SaaS业务后的主体便也跟着失去了核心竞争力。

中国有赞携支付业务私有化退市,有赞科技接盘冲刺香港主板压码SaaS

图片来源:中国有赞公告

综合来看,每股中国有赞股票获得的有赞科技股份加上现金金额合计为2.3088港元,相较中国有赞最后交易日在联交所所报收市价3.31港元折让约30.2%。

图片来源:中国有赞公告

质疑声随之而来,7折换购?这是否对老股东有失公平?

关于折价30%这一点,有业内人士认为,考虑到港股创业板较主板流动性低等因素,单凭折价30%换股来判定其亏损30%,并不准确。

也有分析称,IPO发行价一般都会比二级市场交易价低不少,因此才有炒新,相当于中国有赞原股东用30%折让为有赞科技换取一次炒新的机会。

如此看来,有赞科技计划在港股主板上市,算得上是中国有赞使出的权宜之计。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中国有赞发布私有化公告前几日,中国有赞刚经历了一场人事变动。

2月17日,中国有赞公告称,关贵森因其关联的独资公司涉嫌与一项刑事犯罪有关,故而从中国有赞辞去该公司主席兼执行董事等职务。

图片来源:中国有赞公告

该份公告书中提到,涉及案件发生的时间超过10年前,并且是在关贵森加入中国有赞之前。

2月19日,中国有赞宣布,董事会主席一职将由公司实际控制人、CEO朱宁接任。倘若私有化完成,朱宁将持有该主体支付及其他业务93.45%的股份。

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于2月6日发布的要闻显示,关贵森曾涉嫌向中诚信托有限公司原董事长王忠民行贿,并从有关项目中获得2800万元非法利益,还帮助中诚信托原总经理王少华掩饰、隐瞒犯罪所得,并于2017年5月外逃。

同年6月6日,景德镇市浮南地区人民检察院对关贵森立案侦查。2020年12月,关贵森最终在深圳湾口岸入境时投案自首。

据描述,关贵森已于2019年末将2800万元违法所得全部退缴。

只是,《洞察IPO》却发现,在关贵森在逃期间,中国有赞发布的多份公告、财务报表等落款处曾出现关贵森的名字。同时,据相关报道,在这期间关贵森曾多次以中国有赞董事长的身份出席公共场合。

图片来源:中国有赞公告

或受原董事被捕消息影响,自2月17日起,中国有赞股价呈持续下跌态势。截至今日截稿,中国有赞报收2.54港元/股,期间跌幅达37.18%。

中国有赞携支付业务私有化退市,有赞科技接盘冲刺香港主板压码SaaS

图片来源:Wind

免责声明:本文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