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行2020年净利微增,众高管亮相回应涉房贷款、资产质量等热点

3月26日,交通银行发布2020年度经营业绩。报告期内,集团实现净利润(归属于母公司股东)782.74亿元,同比增长1.28%;资产总额达人民币10.70万亿元,较上年末增长8.00%;不良贷款率1.67%,较去年末上升20个基点。

26日下午,交行董事长任德奇、行长刘?携众多高管召开2020年业绩发布会,在会上回应了今年经济形势、涉房贷款、资产质量、息差走势、财富管理、绿色金融等问题。

交行2020年净利微增,众高管亮相回应涉房贷款、资产质量等热点

刘?指出,2021年国际经济形势依然还是复杂严峻,全球经济复苏势头仍然很稳定,中国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改变,疫情防控的成果继续在巩固,宏观政策继续保持连续性稳定性和持续性,政策操作更加精准有效。银行业也有产业链现代化加速推进、扩大内需、国家重点区域战略以及数字化、直接融资带来的新机遇。

但他也提出银行业同时也面临三重挑战:

1. 疫情背景下,企业和居民的杠杆率上升加快,会造成部分领域风险加速暴露,银行资产质量存在一定的下行压力;

2. 国际环境复杂,海外宽松政策主动退出或推升流动性风险,地缘政治的冲击或加剧全球金融资产的价格波动,海外业务及部分金融市场业务发展面临不确定性,风险管控及合规反洗钱压力会进一步加大;

3. 金融业的对外开放政策正在加快落地,外资金融机构享受国民待遇,加速布局中国市场,国内银行与外资银行的竞争将日趋激烈。

涉房贷款未超上限

去年末,中国人民银行、银保监会发布了《关于建立银行业金融机构房地产贷款集中度管理制度的通知》,其中交行对应的“中资大型银行”一档要求房地产贷款占比上限不超40%,个人住房贷款占比上限不超32.5%。

刘?透露,截至2020年末交行房地产贷款对公+按揭共16420亿元,占客户贷款比重为28.07%;其中对公贷款3489.85亿元,占客户贷款的5.95%,按揭贷款12937.73亿元,占客户贷款的22.12%。

“额度上还有一定的空间,从房地产上限管理的政策来看,对交行的影响相对较小。今年交行将严格按照房住不炒的政策导向,坚决落实监管部门房地产调控的政策,房地产贷款占比将保持基本稳定。”刘?表示。

在对公房地产贷款方面,交行重点还是要将信贷资源向三大都市圈、成渝双城经济圈等地区财务比较稳健、区域市场布局比较合理的优质房企,及区域和成本优势相对比较明显的住宅项目进行倾斜,优化信贷结构。

个人房贷方面,会重点支持辐射力比较强、房价比较合理、刚需比较旺盛的区域城市的房贷业务,择优支持经济相对发达,房价合理和信贷管理水平相对较好的城市购房需求,而对市场增长乏力、人口流出区域将实行一定程度的严格准入。

就个人住房按揭贷款定价及趋势而言,2020年,交行境内行新发放个人住房按揭贷款利率5.45%,较上年下降17个基点。自央行和银保监会发布房地产贷款集中度管理政策后,部分地区按揭贷款利率有所上升。

至于个人经营贷违规流入房地产市场,刘?表示,已经在今年一季度开展了个人经营性贷款用途合规性的排查,“自查发现存在的个别违规已进行了一定程度的处理,包括冻结客户的额度、提前收回贷款等方式,下一步将进一步加强个人信贷运营方面的管理,加强督导,加强数据分析,持续开展培训,全面加强员工行为的管控。”

不良加速出清

交行2020年不良率较上一年上升20个基点。交行副行长殷久勇表示,随着去年存量风险加速出清,以及疫情影响的损失和冲击减弱,资产质量有所企稳,三季度以来不良上升趋势初步遏制。去年末,逾期60天以上贷款与不良贷款之间的比例是68.79%,较去年年初下降了16.64个百分点,远低于监管标准,全部逾期贷款占不良贷款的比例为92.33%,较年初下降了13.66个百分点。

截至去年末,交行全年处置不良贷款829.11亿元,同比增31%,近三年累计化解2134亿元,超过2012年至2017年6年总和。逾期贷款余额和占比较年初双降。

殷久勇称,展望2021年,虽然疫情影响还未完全消退,加上受风险分类新规颁布进程可能加快等因素影响,预计未来资产质量管控的压力仍然较大,但资产质量呈现向好的态势,将确保不良贷款率稳中求好。

信用卡不良最高点已过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交行业绩报告,信用卡贷款不良贷款105.58亿元,不良率2.27%。相比去年末的不良率已下降11个BP。此外,去年年中是交行信用卡不良的高点,为2.90%,去年三季度开始回落,到2020年末较最高点下降了63个BP。

交行方面回应21世纪经济报道关于信用卡不良的提问时表示,2018年以来,受互联网金融公司的风险传染,部分共债客户风险暴露,加上2020年初爆发的疫情影响,交行信用卡业务发展受到一定冲击。

“经过两年的精细管控和风险化解,从2020年下半年起我行信用卡业务资产质量企稳向好。过去两年,我们在信用卡发卡审批、贷中管理、贷后催收等环节采取了一系列风险管控措施,比如,提高信用卡客户准入标准,调优初始额度策略;优化风险识别和计量模型,加强高共债客群管控;强化催收合规管理,逐步化解潜在风险等。其他风险指标也全面向好,新增不良额连续两个季度下行(三、四季度分别环比下降25.33%和25.30%),平均综合迁徙率逐季下降(已恢复到风险爆发前的2018年上半年水平)。”该行表示。

该行并称,随着国内消费稳定增长,预计2021年该行信用卡业务新增不良额将显著低于2020年,这有利于轻装上阵,更灵活地发展信用卡业务。2021年,将加大业务拓展力度,推动信用卡业务有质量有速度发展。

合资理财公司的定位

根据财报,截至2020年末,集团口径理财产品时点规模(含新老产品)11084.41亿元,基本完成去年业绩发布会“1.1万亿规模”的目标,同比增长16.37%。其中,净值型产品余额6826.04亿元,较年初增加93.29%,余额占比61.58%。理财产品投资投向中,债券占比47.04%,现金及银行存款占比21.75%,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占比10.53%,权益类投资占比5.88%。

交行方面称,将会维持较高的规模增长,今年保守估计增长到1.2万亿元,增长10%。策略是要充实理财产品的货架,做优特色,扩大旗舰产品渠道和客户覆盖,为特定客群提供差异化投资策略安排。积极布局养老理财产品、权益类产品、外汇产品、QDII产品等,提升多元化产品供应能力。

今年2月,由施罗德投资管理和交银理财合资持股的施罗德交银理财筹建获批,成为第三家获批筹建的合资理财公司。

交行同业业务总监、交银理财董事长涂宏表示:“合资公司的定位将围绕总行‘建设具有财富管理特色和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银行’的战略,既不同于交银施罗德公募基金公司,也不同于交银理财子公司,而是要介于两者之间,体现交行国际化、综合化竞争优势,能进行境内外资产负债端双向流动。例如把境外的多品种资产提供给境内的理财客户,也可以通过施罗德把境外长线资金引入境内权益市场,发挥国际化优势,实现‘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对接。”

按监管原定计划,2021年末资管新规过渡期延期一年已满,涂宏表示,“针对理财存量整改已经提早计提拨备,加大资产处置力度。我行需要回表资产规模很小,资产质量也很好,目前没有安排回表资产,而是留在了存量产品中。虽然没有回表,但为了保证理财产品的安全兑付,会在表内计提一定的拨备,这是因为理财产品为全行中收贡献了比较大的比重,这个收入能力远超应计提拨备的金额。如果和监管达成一致,我们会和外部审计、监管三方商讨一个准确的数字,但是金额不大。”

免责声明:本文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