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滴互助计划将于3月底终止 多家网络互助平台为何相继“关门歇业”?

央广网北京3月27日消息(记者冯烁)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26日,有关水滴互助关停的消息开始在网络上发酵。26日晚间,水滴互助发布公告称,原互助计划将于2021年3月31日18时正式终止。对于在保障中的互助会员,水滴表示,将为其投保一年最高保额为50万元的健康险。在此之前,不幸确诊大病的会员,自首次诊断之日起180天内,可继续发起申请。若符合原互助条件,将由平台提供合理赔付。对于用户账户内的余额,平台将从公告日起5日内发起退款。

水滴互助计划将于3月底终止 多家网络互助平台为何相继“关门歇业”?

图片来源:CFP

消息一出,水滴也成为继百度美团、轻松互助后又一家关停互助业务的互联网公司。那么,到底为什么一段时间以来,网络互助平台相继“关门歇业”?曾经飞速增长的网络互助,难道真的要就此退出历史舞台了吗?

从2016年5月上线至今,水滴互助在26日晚正式宣布原互助计划将于3月底正式终止。对于此次水滴互助选择终止原互助计划的原因,有业内人士认为这是水滴在筹备赴美上市前的“断臂求生”。毕竟2020年7月,关于水滴最快2020年年底之前完成上市的消息就已经传来,而互联网互助的合规性风险的确是挡在上市前路的一个障碍。经济学者付立春分析:“因为(网络)互助(平台)还是涉及很多性质认定的问题,比如说是众筹,是金融,还是社会团体?它的牌照、监管、规范性等种种问题可能现在都很难完全规范。即使规范了,它的监管是不是到位?是不是符合上市对资产性质(要求)?也存在着很多疑问。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可能进行剥离,在上市之前是最安全、最保守的一种操作。”

其实类似这样的退出,在2021年并不少见。2021年以来,已有美团互助、轻松互助等两家头部互助平台关停,加上水滴互助,目前互联网互助领域头部玩家仅剩下少数几个平台。

付立春说,作为基本社保和商业健康保险之外的另一种保障方式,以大病互助为形式的网络互助平台近年来快速发展,“花小钱,防大病”的理念也让网络互助平台近些年快速聚拢一批用户,站在了风口上。付立春分析:“(由于)它互联网信息的属性,传播性非常广,一些平台或者公司一旦成立,就会有很强的品牌效应,有很多客户基础。”

通过参与网络互助,只需要每个月分摊几元钱到十几元钱,就可以获得几十万元的互助保障,可以弥补中低收入人群在基本社保和商业健康险之间的“真空地带”,满足低门槛的保障需求。然而,从2011年张马丁创立的“互保公社”再到今天,十年过去,网络互助产品越来越有商业保险的样子,但是却始终游走在合规的边缘。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表示,网络互助平台资金缺少合法的身份。他说:“网络互助平台没有合法的保险身份,不属于法定保险机构,没有合法的保险牌照或相应的营业执照。因此,在身份上、在市场地位上,它是不确定的或者是未知的,甚至存在灰色或黑色‘户口’。”

曾经凭借低门槛、便利性、巨大流量等优势一度野蛮生长的网络互助,如今已行至重要关口。有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5月底,我国已有3.3亿人加入网络互助平台,这意味着全中国每10个人中就至少有2个人参加。然而在这个领域里,监管还仍然是空白。

2020年9月,银保监会打击非法金融活动局曾发布《非法商业保险活动分析及对策建议研究》的文章,称有的网络互助平台会员数量庞大,属于非持牌经营,部分前置收费模式平台形成沉淀资金,存在跑路风险。如果处理不当、管理不到位,还可能引发社会风险。而平台监管缺乏制度依据,处于无主管、无监管、无标准、无规范的“四无”状态。

监管信号的释放也迅速传导到各个平台。董登新分析,没有保险牌照的网络互助平台可能会遭遇巨大的政策风险,这也是为什么各家互联网公司纷纷选择了收手,关闭平台。董登新说:“由于网络互助平台没有经过像保险精算一样严格进行投保事项的发生概率,以及相应保费水平的合理性认证,因此,网络互助平台的缴费以及缴费标准的确定存在比较大的不确定性和随意性,最终很容易导致它的资金无法收支平衡。也就是说,有一些网络互助平台,对于最终投保人和受益人能否受到保障,解释权将属于网络互助平台,缺乏公开透明。当然,更缺乏一个法制化的监管环境。”

随着监管趋严,网络互助平台的洗牌在所难免。目前来看,针对网络互助平台的监管问题,国家层面也在不断摸索。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首席风险官兼新闻发言人肖远企在2021年年初银行业保险业2020年改革发展情况发布会上,针对网络互助平台发展给出了这样的答案。他说:“下一步,我们还将对网络公司开展互助业务(给予)进一步的关注,了解其运行的方式和风险情况,再根据情况采取相应措施。”

免责声明:本文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