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恐慌的银行危机

原标题:没有恐慌的银行危机

目录

1 导读

2 数据

3 银行股本下跌与未来宏观经济动态

4 没有恐慌的银行危机

5 银行股本崩盘、恐慌和其他指标的相对时间

6 被遗忘的危机和 BVX 危机清单

7 结论

Matthew Baron, Emil Verner, Wei Xiong Banking Crises Without Panics.

The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 Volume 136, Issue 1, February 2021, Pages 51-113,

01.

导读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人们对理解银行业危机的原因和后果重新产生了兴趣。银行危机为何发生?恐慌可能是我们想到的第一个答案。这一理论被称为恐慌论:即经典的由Diamond和Dybvig(1983)发展起来的银行挤兑理论。银行储户集体取现或影子银行系统突然无法货币市场融资,导致银行流动性迅速枯竭引发破产。但还有一些研究强调了银行股本紧缩对银行危机的影响。根据这些研究,损害银行股本的不利冲击可能会限制银行为经济融资的能力,通过银行股本紧缩压低产出。

本文通过回顾46个经济体1870年以来的银行股本与经济数据,发现即使在没有恐慌的情况下,银行股本的大幅下跌也与大量信贷紧缩和产出缺口有关。尽管恐慌是一种重要的放大机制,但本文研究结果表明,银行业危机产生严重的经济后果并不需要恐慌。此外,恐慌往往先于银行股本的大幅下跌,这表明恐慌是银行早些时候亏损的结果,而不是原因。

02.

数据

作者构建了一个新的银行股本回报数据集以及银行业恐慌的叙述性信息集。文章所涉及变量主要包括:银行和非金融股本的实际总回报(bank and nonfinancial equity real total returns); 银行和非金融信贷利差(bank and nonfinancial credit spreads); 宏观经济变量; 基于叙事的银行危机年表(narrative-based banking crisis chronologies)。所有变量均为年度变量(指出为每月变量的变量除外),并且在1870年至2016年期间,在46个国家/地区中形成了一个不平衡的国家/地区面板数据。

展开全文

• 银行和非金融股本的实际总回报

该数据包括银行股本价格和分红数据,这些数据来自耶鲁国际金融中心、纽约《投资者月报》、证券交易所数据(1800–1871)和圣彼得堡证券交易所(1865–1917)、各个国家的研究和统计年鉴、穆迪的《银行与金融手册》和哈佛商业图书馆的“历史收藏”中可访问的银行的个别财务报表等数据库或记录。

• 银行和非金融信贷利差数据

作者围绕每个危机事件在三年窗口中构建了以下四个变量的月度序列:银行股本指数收益率,非金融股本指数收益率、银行信贷息差和非金融企业信贷息差。

• 宏观经济变量

为了构建实际的GDP增长,文章从Maddison数据库,Jordà-Schularick-Taylor宏观历史数据库,全球金融数据以及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获取有关名义或实际GDP和CPI的每个国家的年度数据。

• 基于叙事的银行危机年表

为了将银行股本下降中包含的信息与基于叙事方法的信息内容进行比较,文章构建了“叙事危机”列表,该列表为由以下六篇著名的论文定义的银行业危机的并集:Bordo(2001), Caprio和Klingebiel(2002),Demirgüç-Kunt和Detragiache (2005),Laeven和Valencia(2013),Reinhart和Rogoff(2009)以及Schularick和Taylor(2012)。在这六篇论文中,文章将“叙事危机年”定义为每次银行业危机被报告的最早年份。

03.

银行股本下跌与未来宏观经济动态

在这一部分,文章考察了银行股本大幅下降对实际国内生产总值 (GDP)和银行信贷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等后续经济结果的预测能力,而不关心银行恐慌是否伴随着这些下降。

文章对“银行股本崩盘”(Bank Equity Crash) 的定义是,银行股本年跌幅超过 30%。在文章的完整样本中,有 262 个国家年的银行股本崩溃率为 30%,年份=0 被定义为银行股本崩溃的年份。

图1(A)蓝色曲线展示了银行股本崩盘和实际GDP的关系,红色曲线作为参考绘制了没有发生崩盘的正常时期情况。在银行股本崩盘之前的几年里,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与正常时期相似。然而,在崩盘后的一年里,增长大幅放缓,产出缺口为4%,这一缺口甚至在崩盘后五年仍持续存在。

没有恐慌的银行危机

图1: (A)银行股本和实际GDP

相似地,图1(B)展示了银行股本崩盘和信贷GDP占比的关系,与实际国内生产总值相比,信贷与国内生产总值之比在银行股票崩盘之前迅速扩大。在崩盘前的五年里,信贷与国内生产总值之比平均增长 8.4个百分点,而其他时期为5.1 个百分点。在银行股本崩溃后,信贷总额停止扩张,开始下降。这一事件研究表明,银行股本崩溃之前是信贷繁荣,随后是产出和银行信贷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收缩。

没有恐慌的银行危机

图1: (B)银行股本和信贷GD

作者进一步做了基于投影的脉冲响应分析,如式(1),其中是从t年到t+h年的实际GDP增长率,国家固定效应,是t年的银行股本收益率是否在定义的范围内的指标变量。指标定义类似,但适用于非金融股本收益。为八个等距的仓位,对应银行和非金融收益:低于−45%,−45%至−30%,−30%至−15%,−15%至0%,0%至15%,15%至30%,30%到45%,并大于45%。省略区间(omitted bin)为0%到15%,文章认为这是“正常”时期的回报。

没有恐慌的银行危机

图2(A)描绘了实际国内生产总值对银行股本回报率的累积响应。相对于“正常时期”(0%至 15%的回报率),超过45%的银行股本下降预计三年后产出将下降3.6%,这种负面影响是持续的,在大约六年后转化为产出的永久损失。相比之下,15%至0%的较小负面冲击和正面冲击对未来国内生产总值的影响较弱。

没有恐慌的银行危机

图2(B )以信贷GDP占比变化为因变量,描绘了信贷GDP比值对银行非金融股本和回报率的累积响应。左图显示,如果银行股本下降超过 45%,六年后预计信贷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将下降 12 个百分点,下降 30%至45%也预示着相当大的信贷收缩,相当于 6 年后信贷与 GDP 之比下降 8 个百分点。

没有恐慌的银行危机

为了更清楚展示银行股本崩盘对宏观经济的影响,文章用一个指标变量替换了式(1)中的八个分类如式(2),该界限用于确定是否存在银行股本崩盘。

没有恐慌的银行危机

表1展示了回归结果,Panel A是未来一年和三年的GDP和银行及非金融股本是否发生崩盘的回归结果,Panel B是未来一年和三年的信贷与GDP之比和银行及非金融股本是否发生崩盘的回归结果。回归结果表明在银行股本崩盘后,GDP和信贷与GDP之比的下降在统计上是显著且稳健的。

没有恐慌的银行危机

04.

没有恐慌的银行危机

银行危机恐慌的核心作用有一个长期的理论基础。一方面,在Diamond和 Dybvig (1983)的经典模型中,恐慌以自我实现的多重均衡的形式发生。另一方面,霍尔姆斯特罗姆和蒂罗尔(1997) 强调即使没有恐慌,银行资本紧缩本身可能导致信贷供应收缩,抑制消费和投资。

为了检验银行业危机的后果是否与恐慌一致,我们估计了一个类似于等式(2)的回归方程,,其主要差别在于引入了恐慌指标及其与银行股权崩溃指标的交互项,其中恐慌的定义为银行突然面临显著融资压力的事件。

没有恐慌的银行危机

上表在报告了t +3时限的估计系数,其中非恐慌性银行股本崩溃会导致产出下降2.7%(第2列),而信贷对GDP下降3.5%(第5列)。这说明了非恐慌性的银行股票崩盘事件与严重的经济衰退和持续紧缩的信贷状况相关。

然而,等式 3 的一个问题是,一些银行股票崩盘可能根本不是银行危机,而只是由于情绪导致的股市崩盘。为解决这一问题,文章进一步将银行危机事件的集合细化为那些包括银行普遍破产的叙事证据的事件,并基于新的事件集合再次进行回归。

没有恐慌的银行危机

新的估计结果显示,一旦文章以银行破产事件为条件,没有恐慌的银行股票崩盘事件现在就和有恐慌的事件一样严重,例如,在一场无恐慌银行股票崩盘开始三年后,实际国内生产总值下降了5.0%(第2栏),相比之下,恐慌事件下该指标仅值下降了4.8%(第2栏1-3行之和)。

进一步,为探究在没有银行恐慌或大范围银行倒闭的叙事证据时,银行股本大幅下降(平静危机)是否会预测随后的产出和信贷收缩这一问题。文章在排除了恐慌或大范围银行倒闭事件周围3年内的国家年度数据后,重新估计了等式 1 。

没有恐慌的银行危机

没有恐慌的银行危机

结果显示,排除恐慌或银行破产事件后,实际国内生产总值下降的幅度几乎与完整样本中的一样大(图二)。因此,银行股本下降的预测内容不 仅仅是由恐慌或银行倒闭事件驱动的,而是强化了一个结果,即非恐慌的银行困境事件与重大宏观经济后果相关联。

05.

银行股本崩盘、恐慌和其他指标的相对时间

文章研究了相对于恐慌开始和其他指标的银行股本崩盘的时间。为了做到这一点,文章使用BVX危机列表中银行危机的月度数据,提供了银行股本崩盘、恐慌、信用利差峰值和非金融股票崩溃的相对时间的样本分析。在明显的银行危机事件中,银行股本崩盘通常先于恐慌和信贷利差的增加。

对1870年到2006年的全样本做事件分析(event study)显示,首先发生的是银行股本收益的下降,然后是非金融股本收益的下降,接着是公司和银行信贷利差的突然增加,最后是银行恐慌的发生。前四者都对发生银行恐慌有预测作用,对此作者也进行了检验。

没有恐慌的银行危机

06.

被遗忘的危机和 BVX 危机清单

对于银行业危机或危机清单,没有单一的正确定义,本文根据强调三个维度的系统标准:银行资产损失,银行倒闭和恐慌,提供一种可能的清晰危机事件的构造。列表中的危机为“恐慌银行危机”和“银行股权危机”的并集。

BVX危机列表将涉及银行股本损失的危机和涉及恐慌(或两者)的危机区分开来,强调银行危机的形式多种多样。

下表展示了部分国家的BVX 危机清单,表中第2列为危机开始日期,标星号表明该危机是BVX危机列表中新发现的危机。每次危机的开始日期被定为银行股本指数较上一个峰值首次下跌超过30%的年份。在没有累计下降30%的情况下,文章根据叙述信息确定危机发生的日期。表中第3列根据年度数据列出了银行股权从高峰到低谷的回报率,以衡量每次银行危机的严重性。

没有恐慌的银行危机

平均而言,BVX危机列表中新发现的危机在银行资产和实际GDP中的下降幅度更大,这表明这些增加的事件值得被视为危机。相反,BVX危机列表中已删除的危机严重程度要低得多,这表明历史文献中一些事件确实是“虚假危机”。

07.

结论

本文的结果表明,银行危机的决定性特征是银行资本紧缩。因此,对于监管者来说,除了防止资金压力和彻底恐慌外,重要的是在新兴危机期间关注银行资本充足率。此外,尽管信贷利差直接捕捉到信贷市场的恐慌性混乱,但银行股本对银行业健康状况的信息更为敏感,可能会提供更多有关危机早期银行业状况的信息。本文表明简单的银行股本变化也可以提供有用的实时晴雨表,反映银行业的健康状况。

免责声明:本文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