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无霸基金创回撤纪录,他们调仓了吗?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宁鹏

巨无霸基金创回撤纪录,他们调仓了吗?

鼠年有多风光,牛年就有多窘迫。

过去一年风头最劲的数位顶流基金经历,正经历一波“倒春寒”。伴随着剧烈的风格转换,多只“巨无霸”基金净值回撤较大。

面对重仓品种的波动,分歧似乎正在增大。从近期净值走势测算,部分“巨无霸”基金似乎并未调仓。

新生顶流大幅回撤

作为公募基金首位管理规模超过千亿的基金经理,张坤近期却为大幅回撤所困扰。3月9日,张坤管理的易方达蓝筹精选相对前期高点回撤22.48%,这也是该基金成立以来最大回撤。

不过,成立于2018年9月的易方达蓝筹精选,毕竟存续时间尚短。事实上,张坤在自己的职业生涯中曾经经历过几次大的波动。以其管理时间最长的易方达中小盘为例,其2012年接手后,该基金一度回撤高达34.37%,这也让张坤的基金经理生涯,有了一点点那么临危受命的意味。

除了前任基金经理挖下的“坑”外,易方达中小盘在张坤的管理下,也经历过两次幅度较大的回撤。一次是2016年,回撤一度超过30%;另一次是2018年10月30日以后,又有一次接近30%的回撤。

除张坤外,2019年的年度冠军刘格菘所管理的广发双擎升级,近期净值相对前期高点也回撤约24%。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最近部分基金大幅回撤,但赎回潮总体可控。日前,华南某基金公司市场部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虽然投资者情绪受到较大冲击,但权益基金并未出现严重的赎回潮。

中信证券研报指出,当下公募基金赎回压力有限。

从渠道调研情况看,过去两三周公募基金没有大规模的净赎回现象,单日净赎回率平均约为千分之二,最高为千分之七,远低于历史上2008年和2015年的极端水平。

从行为层面看,公募基金过往的赎回压力主要出现在快速下跌后的反弹阶段,并且通常是在上涨过程中净赎回率逐步放大,制约上涨的幅度和速度,但不会成为下跌的驱动因素。

市场上仍不乏“唱多”的声音。海通证券分析师荀玉根指出,这次的回撤更像2007年一季度和2014年四季度,属于牛市中后期的回撤,特点是前期基金重仓的强势股急跌,冷门股补涨。

本轮牛市中,基金重仓股在春节假期结束的2月18日之后暴跌,大部分重仓股的跌幅在30%左右。不过中证1000指数区间跌幅只有1%,全市场还有近3000只个股在春节后至今仍然上涨。这种现象本质上只是牛市中后期的调整,并不意味着牛市就此结束。

部分百亿基金或未调仓

本轮市场风格转换,“抱团”股堪称重灾区。作为之前备受青睐的食品饮料板块,无疑已经身处漩涡中心,“抱团”是否松动亦成为资本市场的焦点话题。

净值估算对基金产品的跟踪非常重要,对于前十大占比高的品种,通过计算指定区间的净值,并与实际净值比照,如果前者与后者出现明显差异,则提示持仓可能出现了比较大的投资调整。

时代周报记者发现,部分近期回撤较大的“巨无霸”基金,从净值走势看,或选择了固守。以易方达中小盘为例,牛年以来,该基金有7个交易日回撤超过3%,分别是2月18日跌3.2%;2月22日跌4.44%;2月24日跌4.5%;2月26日跌3.25%;3月4日跌3.48%;3月8日跌5.32%;3月9日跌3.3%。

对比来看,其与招商中证白酒的走势颇为相似。后者牛年以来亦有7个交易日跌幅超过3%,分别为2月18日跌3.49%;2月22日跌7.9%;2月24日跌5.52%;2月26日跌2.8%;3月4日跌4.98%;3月8日跌7.12%;3月9日跌3.22%。不仅回撤的时候净值走势趋向一致,反弹时走势亦趋向一致。

被贴上“半导体赌徒”标签的诺安基金基金经理蔡嵩松,其管理的诺安成长的净值走势亦与芯片ETF类似。截至2020年年底,诺安成长的前十大重仓股占净值比为84%,以半导体芯片电子为主。牛年以来,与芯片ETF一样,有3个交易日回撤超过3%。近期诺安成长回撤30%,看起来似乎也比较糟糕,但与其2019年创造的71.26%的最大回撤相比,似乎还不算太过惊心动魄。

兴业证券分析师赵国防认为,白酒板块近期卖出以趋势资金、绝对收益资金为主。前期涨幅较大导致有部分做趋势的投资资金进入,当趋势有所变化时,他们会考虑流出,流向更热门的板块。

需要指出的是,与部分明星基金经理的“淡定”相比,部分基金产品的确出现调仓趋势。

光大证券研报测算,2021年1月1日-2021年2月26日的绝对偏离分布显示,自春节后首个交易日开始,模拟收益与实际收益的偏离呈现扩大趋势,绝对偏离小于1%的基金数量在总体样本中呈减少趋势。这表明自春节后开市以来,受基金重仓股调整的影响,“抱团股”持有较多的基金进行了一定的调仓。

华宝证券研报亦显示,经过特定条件筛选,2021年开年前后,基金经理可能对于前期持仓的新能源或消费品类股票进行了调仓。典型产品如广发高端制造、广发鑫享、工银瑞信战略转型主题、海富通改革驱动等。

均衡配置更香?

过去两年的结构性行情,让部分行业风格颇为明显的基金经理受到渠道追捧。不过,以消费领域为例,一些偏好消费板块的明星基金,近期都承受了较大压力。除了张坤以外,王宗合管理的鹏华匠心与刘彦春管理的景顺长城新兴成长,回撤幅度也较大。

相对而言,配置相对均衡的基金,在近期波动中回撤较小。以兴全趋势为例,这轮市场波动中的最大回撤为8.32%。该基金此轮回撤,与之前经历的几次牛熊转换相比,颇有“小巫见大巫”的意味,该基金2018年曾经有过24%的回撤,而其在2008年,回撤一度高达45%。

值得一提的是,兴全趋势堪称“滴酒不沾”。2020年食品饮料行业整体涨幅居前,作为行业权重最大的酒类股贡献最大,但就业绩预期而言,行业内部体现出较强的分化。酒类和软饮受疫情影响,整体预期并未出现同比增长,而食品领域(尤其是冷冻速食、肉制品)则增速相对较高。

民生证券分析师祁嫣然认为,截至2021年3月12日,基金抱团分离度处于高位,抱团基金分歧度依然较大。最近一周,抱团基金分离度持续下滑,组合回撤持续扩大。

中泰证券研报显示,机构重仓股比较集中是常态现象。从历史来看,每一期前200只重仓股可以占1000只重仓股中60%-80%的仓位,侧面反映公募基金持股是非常集中的,抱团现象也是常年存在的。

免责声明:本文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