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厘定债券投资与研究的权责

如何厘定债券投资与研究的权责

金融民工的日子越发不好过,内卷太厉害,尤其是这些年暴雷伤到的同业太多,未来路上埋的雷依然不少,完美避开雷区需要实力与运气。市场机构对于投资损失的职责划定都不够清晰,或者在实操中过于主观,不少机构还是依赖领导喜好。制度性的缺失最后必然会导致部门或公司的衰败,在投资风险释放的过程中,好的公司治理机制是保障投资机构穿越风险的基石,甚至能够帮助一些机构弯道超车。

损失的职责不清会导致投资和研究人员互相甩锅,当然现实中主要是研究人员背锅为主,导致怨气冲天,这也导致在信用环境不好的情况下,很多研究人员出于规避风险的态度,不太愿意去做风险下沉,在投资上积极主动性不高。一家健康的投资机构的投资人员,应当是非常资深的研究员出身,这样才能引领研究人员或在同一频道上对话。确实遇到不少机构的研究与投资人员水平参差不齐,最后导致谁也不服谁,最可怕的是研究人员对投资人的完全不信任,在专业机构里面,还是需要用实力说话,就像武侠世界里以武功高低论强弱一样。

如何厘定投资与研究人员之间的权责是一门艺术,但更需要非常清晰的内部制度。投资是第一责任人这一点无论是什么环境下都应当成立,如果不成立,那就说明投资人员与能力不符。如果投资人员连最基本的信用风险都没有判别能力,那么就说明这个人不适合做信用债的投资。如果投资依赖研究员把控风险,杠杆依赖交易员来借钱,那这家机构的问题就非常严重。

把研究员的贡献与损失统计到产品的表现里面,将研究人员的待遇或业绩分层挂钩产品最后表现,抛弃现在产品业绩全算投资人员,损失研究人员承担的局面。现在不光是金融民工随时面临失业风险,就是监管领导也一样,周末央行调整了货币政策委员会的组成名单,土耳其央行行长因加息过快被免职。

免责声明:本文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