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救火”,“后浪”上任,中海信托新帅面临多重挑战

原标题:前任“救火”,“后浪”上任,中海信托新帅面临多重挑战

前任“救火”,“后浪”上任,中海信托新帅面临多重挑战

前任“救火”,“后浪”上任,中海信托新帅面临多重挑战

前任“救火”,“后浪”上任,中海信托新董事长履新!

撰文/郜融莲

出品/每日财报

日前,据悉在原董事长黄晓峰“救火”四川信托后,中海信托董事长职务正式变更。中海信托新董事长汤全荣的任命已获得上海银保监局核准,目前正在办理相关工商登记变更手续。

《每日财报》注意到,中海信托近年来业绩波动幅度较大,因川信暴雷也直接影响到了公司的投资收益,所以对于这位继任者来说,如何扭转业绩下滑趋势成为严峻的考验。

前任“救火”,“后浪”上任

4月23日,上海银保监局发布《关于核准汤全荣任职资格的批复》核准汤全荣中海信托股份有限公司董事、董事长的任职资格。截至本公告日,汤全荣董事长正在办理相关工商登记变更手续。

与此同时,中海信托公众号发布公告表示,经中海信托股份有限公司股东大会2021年第一次临时会议、第四届董事会第三十三次会议审议通过,选举汤全荣先生担任公司董事、董事长职务,黄晓峰先生不再担任公司董事、董事长职务。

展开全文

据公开资料显示,汤全荣曾任国家审计署驻武汉特派办事处科员、副主任科员、主任科员、副处长、处长。

2006年加入中国海油,现担任中海信托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中联煤层气有限责任公司监事会主席等职。其曾任上市公司海油发展监事、监事会主席,并于2020年7月因工作原因申请辞去海油发展相关职务。

《每日财报》了解到,汤全荣和曾经的黄晓峰都有着中海油背景,而中海油是中海信托的绝对控股股东,并持有其95%股份。

其上一任董事长黄晓峰此前曾在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担任多个职位,在担任中海信托总裁、党委书记的同时,兼任中海基金董事长。而黄晓峰从中海信托离任,则是因四川信托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导致的。

2020年12月,在监管层要求改组四川信托董事会督促下,唐英凯、贺泽凯、张炀被任命为独立董事,吴滴浪、李彧被任命为新任董事,黄晓峰被任命为四川信托董事长。

业绩下滑,遭遇责罚

中海信托成立于1988年7月,是由中国海洋石油集团有限公司和中国中信有限公司共同投资设立的国有银行业非存款类金融机构,注册资本为25亿元。其前身为中海信托投资有限责任公司,2007年6月18日按照信托业“新两规”规定成为较早完成换牌的信托公司之一。

前任“救火”,“后浪”上任,中海信托新帅面临多重挑战

来源:企查查

中海信托总部位于上海,截至目前其业务涉及到北京、天津、广东、河北、山东、江苏、湖南、四川、广西等地。

2016年-2019年,中海信托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3.83亿元、11.56亿元、12.05亿元、11.24亿元;同期,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10.42亿元、7.86亿元、15.94亿元、7.39亿元。

2020年上半年,中海信托业绩再次出现下滑,实现营收3.13亿元,同比下滑17.63%;同期实现净利润1.84亿元,同比下滑26.1%。

前任“救火”,“后浪”上任,中海信托新帅面临多重挑战

制图:每日财报,数据来源:中海信托官网

近年来,中海信托业绩波动较大,营收在2016年达到最高点后再未上升。值得一提的是,尽管2018年公司的净利润实现翻倍增长,使得其净利润甚至超过了营业收入。

但这其中有10亿元来自于营业外收入,扣除10亿元后,中海信托2018年净利润仅为5.94亿元,相比上一年下滑24.43%。在2018年后,中海信托的业绩再度下滑,这可能也与信托行业受到严监管有关。

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3月初,中海信托还收到了来自央行的罚单。3月5日,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分行公布了一张罚单,中海信托因固有贷款业务统计错误和资金信托业务统计错误被上海分行处以警告并罚款70.2万元。

川信暴雷,殃及中海

投资收益是中海信托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在中海信托收益结构中,占比仅次于手续费及佣金收入,排名第二位。因此,四川信托的业绩表现对公司造成了直接的影响。

2016年-2019年,中海信托从四川信托获得投资收益分别为4.17亿元、2.39亿元、2.37亿元和1.61亿元,投资收益下滑迹象明显。

前任“救火”,“后浪”上任,中海信托新帅面临多重挑战

制图:每日财报,数据来源:中海信托官网

中海信托作为四川信托的二股东,持股比例为30.25%。除中海信托外,四川信托的其他股东分别为四川宏达(持股比例32.04%)、宏达股份(持股比例22.16%)、濠吉食品(持股比例5.04%)、汇源集团(持股比例3.84%)、中国铁路成都局(持股比例1.39%)、成渝高速(持股比例1.17%)、中铁八局(持股比例0.42%)、中国烟草四川省公司(持股比例0.11%)。其中,宏达集团与宏达股份因实际控制人相同而存在关联关系。

前任“救火”,“后浪”上任,中海信托新帅面临多重挑战

来源:企查查

随着四川信托资金池暴雷、被接管等一系列负面事件爆发,给多名股东造成了真金白银上的损失。如宏达股份,4月22日,宏达股份发布公告表示,预计2020年将亏损21亿元至23亿元,此前发布的预亏公告为亏损10.6亿元至15亿元。其业绩亏损,主要是因四川信托股权减计为0元导致。

业内人士表示,四川信托暴雷事发突然,中海信托作为主要股东之一,且最早四川信托的体系是中海信托人员建立起来的,在财务上会对中海信托造成一定的影响。

目前,四川信托的风险问题仍在处置中。这对中海信托的业绩会造成多大的影响,《每日财报》就此发函询问中海信托,但截止发稿,暂未收到该公司回复。对此将持续关注。

免责声明:本文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