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股汇债三杀!这只是开始!

土耳其股汇债三杀!这只是开始!

股汇债!三杀!

今天凌晨,先是土耳其里拉对美元汇率暴跌,跌幅一度超过15%。

随后,股市开盘,伊斯坦布尔指数大跌6.65%,触发熔断,恢复交易后再次跌至7%,引发二次熔断。

同时,代表着避险资金的十年期国债收益率暴涨超20%,

货币贬值,物价飞涨,一时之间,土耳其金融系统风雨飘摇。

而此次三杀的导火索,是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撤换了上周大幅上调利率的央行行长,市场担心土耳其从加息转为降息,随即引发了资本市场的信心跳水。

因此,全球媒体都把矛头指向了埃尔多安,认为他是造成土耳其经济动荡的罪魁祸首。

但实际上,出现危机的不仅仅是土耳其,随着美国国债利率的上升,全球的新兴国家都与土耳其类似,面对即将的外汇储备的枯竭。

巴西央行3月17日将基准利率上调75个基点,俄罗斯央行3月19日将基准利率提高25个基点,印度、韩国、马来西亚和泰国等新兴国家的加息预期也在不断上升。

这是因为在去年的特朗普时期,美国“救民先救官”,把钱都发给了大型公司。

就像大洋彼岸的有钱人都在通过买房子套利那样,手握巨额财富的美国跨国公司也在拿着救疫钱搞金融套利,美元大规模的流入了高利率的新兴国家享受套利。

而随着拜登上台以来,美国疫情开始得到控制,民主党也改为把钱直接发给民众,再加上市场担心随着经济的转好,美联储可能提前加息缩表,美国的资本也纷纷开启未雨绸缪,把投入新兴国家的套利钱倒腾回来。

这就像最近银监会在严查经营贷等违规流入房地产市场,迫使资金回归实体经济,美国的资本在监管政策的引导下,也在从新兴国家的资本市场套利中撤离,回归美国。

所以呢,我们也不能跟风讽刺埃尔多安。

上周以土耳其为代表的新兴国家的央行同时加息,本质上也是在饮鸩止渴,竞相通过高利率,诱惑美国的套利资本贪图高收益而留在各自的国家,最终形成了新兴国家加息竞赛的恶性竞争。

举个现实中的例子,土耳其就是中国恒大集团,印度巴西俄罗斯就是融创绿地碧桂园,美元的回流,就是监管划出来了三道红线,控制房地产的融资规模。

结果,就是恶性竞争之下,地产商不断的提升融资成本,新兴国家不断的内卷式加息…….

最终,土耳其就像恒大,不得不通过出让股权和低价甩卖资产“断臂求生”。

而“奥斯曼苏丹”的埃尔多安,此次更换央行行长的信号,不仅是不想吃下高息举债的慢性毒药,还准备通过行政手段,赖下土耳其国内的债务,让其变成不用还本的“债转股”。

所以,很多看透了埃尔多安心思的套利资本,都在选择用脚投票开启撤离,恐慌之下引发了股汇债的三杀。

而有趣的是,在土耳其拥有天量投资的欧盟,就仿佛借钱给恒大的苏宁,本来搞的是“明股实债”,结果被土耳其搞成了“债转股”,面对美元的回流,其巨额的债务拿不回来,反而会诱发新一轮的欧盟债务危机。

届时,全球都无法避免债务的冲击。

如果真走到了那一步,那么中国和美国就要扮演深圳国资和江苏国资,就要准备着真金白银去驰援,充当白武士了。

毕竟,先搞了内循环和和高呼活下去的人,才有资格搞外循环和捡尸体。

而套路都是类似的,能制定出让地产巨头们陷入囚徒博弈的监管层,对美国放水之后收水引爆的全球新兴国家危机,究竟该怎么收割,自然也是有着深刻的认知。

同样,遭受过97东南亚金融风暴的各国也很清楚,尽快与中国的投资机构搭上关系,是对冲美元撤离,避免土耳其三杀的最佳手段。

因此,近期RCEP成员国均表示将在年底前批准协议,97危机发源地的泰国更是抢在高效的中国之前完成了批准。

毕竟,批准了RCEP,中国的投资才能够在规则之下进入到各个新兴国家。

今天,好多朋友都在发做空土耳其获利的红包,很多人也注意到了,悄然之间我们也出现了位置的变化。

24年前,我们是国际炒家做空攻击的对象,24年后,我们中的很多人反而成为了应被斥责的“国际炒家”。

所处的位置发生变化,也意味着我们急需新的理论体系化。

曾经的被欺凌者终要长大,成为新的秩序捍卫者,并告诉同行的猎手,你们没资格居高临下同中国说话。

免责声明:本文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