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财富管理浩浩汤汤,百万亿市场谁主沉浮

大财富管理浩浩汤汤,百万亿市场谁主沉浮

作者:董云峰

编辑:叶冬

“财富管理能力决定我们能走多高。”

在近日发布的2020年报中,招行董事长缪建民指出,在做好传统银行业务的基础上,招行将做强做优做大低风险、轻资本消耗的财富管理业务,围绕业务模式、管理体系、人才队伍、激励约束机制等,全方位提升财富管理能力。

招行行长田惠宇则在致辞中表示:“今天的招商银行可能是离大财富管理最近的幸运儿。”

招行旗帜鲜明地提出打造大财富管理价值循环链。田惠宇称,“大财富管理是我们穿过未来的迷雾所能看到的、离3.0模式最贴近的方向,是“轻型银行”纵深推进的高级型态,也是在低利率时代打造差异化竞争优势的战略支点。

作为百万亿级别的超级风口,财富管理行业早已群雄并起、争战激烈。受疫情助推,数字化浪潮全面席卷,也给行业带来了更多的想象空间与可能性。

如今,以招行、工行为代表的老牌巨头正强势进击,而以蚂蚁、腾讯为代表的新势力同样在抓紧攻城拔寨。

在这个刚刚开启的大时代里,谁将屹立潮头?

大时代降临

经历了去年的爆发式增长,从业者普遍意识到:财富管理的大时代降临了。

回望2020年,受益于宽松的流动性以及有力的疫情防控,资本市场在平稳中精彩纷呈,公募基金发行创下历史记录,居民投资热情高涨,财富管理行业迎来大丰收。

公募基金走过了荡气回肠的一年,这是财富管理行业欣欣向荣的最佳写照。

Wind数据显示,去年全年,新成立的公募基金达到1434只,合计募集规模3.16万亿元,逼近2017-2019年三年基金发行总规模之和,刷新历史纪录。其中,权益类基金新发规模接近2万亿,同样为历史峰值。

据中国基金业协会统计,截至2020年四季度末,基金管理公司及其子公司、证券公司、期货公司、私募基金管理机构资产管理业务总规模约58.99万亿元,其中公募基金占比最高,规模达到19.89 万亿元。

在连续两年的赚钱效应之下,“炒股不如买基金”的口号愈发深入人心,间接推动了A股市场投资者结构的改善。

中金公司研究报告提到,目前个人投资者持有总市值比例已从2014年的28%下降到2020年的22%,持有流通市值比例从2014年的72%下降到2020年的52%;同时,境内专业机构高速成长,A股持仓与交易占比都有明显提升,市场影响力大幅增强。

一个成熟且庞大的资本市场,是财富管理行业持续发展的前提。截至去年末,A股上市公司总市值突破79.72万亿元,稳居全球第二位。

诚然,近期股市出现调整,公募基金遭遇显著回撤,也拖累新基金募集规模快速下降。但从长期来看,这种波动是常见的,也是阶段性的,事物发展总是呈现波浪式前进。

大财富管理的趋势是确定的。

潮来风起

也许多年后回过头看,2020年不过是一个超级周期的开端。

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历经40多年的发展,中国居民收入不断增长,财富持续累积,形成了规模庞大的富裕阶层。

不过,到目前为止,房地产和存款依然在居民资产配置中占据主导,其他金融资产规模占比严重偏低,这意味着财富管理行业还有巨大的潜力可以挖掘。

海通证券曾做过估算,截至2018年末,我国居民总资产规模达465万亿。其中,房地产规模约占70%,金融资产规模约占30%;而在金融资产中,存款占据半壁江山,保险和银行代客理财分别占14%与13%,股票资产占比仅为6.3%。

在政策层面,借鉴发达国家的经验,监管部门一直致力于推动居民财富进入资本市场。一方面,通过强有力的制度改革,保障资本市场平稳健康成长;另一方面,打破刚性兑付,并打击不合规的高息产品,引导居民资产合理分散。

去年末,监管部门宣布P2P网贷机构清零,同时加大了对互联网存款业务的整治力度,都将在很大程度上助推财富管理行业的发展。

从供给端来看,以资管新规为准绳,银行理财、保险、信托、券商资管、公募基金、私募基金和期货等大类资产均经历了不同程度的调整,各项资管业务逐步回归本源,发展态势稳健。

无论是需求端还是供给端,全行业都处在一个快速成长、持续向好的阶段,一个空前繁荣的财富管理行业呼之欲出。

老炮当道

从商业模式来看,财富管理有着轻资产、高附加值的特点,ROE(净资产收益率)相当之高,是零售金融机构发展的重要方向。

被誉为“零售之王”的招行,其财富管理业务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

年报显示,招行的零售客户数量与AUM遥遥领先于其他股份行,为财富管理业务打造了稳固的护城河。截至2020年末,招行零售客户1.58亿户,较上年末增长9.72%;管理零售客户总资产余额8.94万亿元,较上年末增长19.32%。其中,作为招行财富管理重镇的北京分行,AUM已突破1.5万亿。

需要指出的是,作为一个以信任为核心的行业,财富管理的门槛并不低。在这个充满不确定性的时代里,面对复杂多变的市场环境,要想获得客户的持久信任,并以专业能力穿越周期,可谓知易行难。

这种高门槛决定了财富管理行业的格局相对稳定,新进入者很难在短期内成长为主角。在全球范围内,那些领先的资管巨头,无一不是成立数十年乃至数百年的老牌机构。

举个例子,贝莱德集团成立于1988年,先锋领航成立于1974年,道富集团与富达投资分别成立于1792年与1946年,摩根大通、纽约梅隆的历史同样超过百年。

在国内,虽然以蚂蚁、腾讯为代表的互联网平台在财富管理方面已经取得了不俗的成绩,但主打的还是低门槛且同质化的货币基金产品,更能体现用户信任的权益类产品占比偏低。

从代销数据来看,过去几年里,大中型商业银行不仅没有收缩,反而继续保持高增长。这既是由于市场本身的空间不断被打开了,也是商业银行因时而变、开拓进取的结果。

此外,商业银行也在积极寻求与外资巨头达成合作。据招行最新公告,该行拟引入外部战略投资者摩根资管对全资子公司招银理财现金增资。

谁主沉浮

疫情令数字化浪潮加速,财富管理行业面临新的变局。

在线上,蚂蚁、腾讯等互联网平台仰仗着流量与技术优势,持续加码财富管理业务布局,不断增加产品丰富度,并通过打造开放平台,强化投资者教育与陪伴服务,提升用户体验。

还需要看到的是,鉴于互联网信贷领域的监管越来越严格,尤其是即将出台的网络小贷新规,将促使互联网平台寻找信贷以外的增长点,财富管理无疑是重中之重。

不过,如前所述,商业银行有着更好的公信力、更悠久的经营历史以及无可比拟的线下优势,所以其市场影响力依然占据领先地位,尤其在中高净值人群那里,商业银行的地位仍然牢不可破。

这意味着,新兴势力要想在财富管理领域再进一步,尤其是在中高端市场攫取份额,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而在过去数年的积极探索之后,头部商业银行已经形成相对成熟的数字化能力,线上、线下的融合渐入佳境。诸如招行率先凭借“金融科技银行”的战略转型,打造了线上线下全流程陪伴的客户服务模式,成为数字化时代财富管理领域的佼佼者。

据披露,去年全年,招商银行App理财投资客户数1,033.04万户,同比增长35.55%,占全行理财投资客户数的94.84%;招商银行App的理财投资销售金额10.09万亿元,同比增长28.21%,占全行理财投资销售金额的79.24%。

展望2021年,招行称,将围绕“打造大财富管理体系”的工作主线,持续推进数字化转型,探索盈利模式转变,从销售导向转为客户价值导向,为客户提供一站式金融服务,拉动AUM及财富管理业务的持续增长。

就在近期,一张涉及公募、私募、理财子公司等几十家资管机构的财富管理热度榜的评选,引发了资管圈的特别关注。该榜单名为“金葵花财富热度榜”,正是出自招行北京分行之手。如今早已被奉为行业准则的“五星之选”基金优选体系,也是由招行北京分行于2006年率先推出。

这张榜单背后,彰显的是招行构建从C端财富客户到B端资管机构的财富管理生态平台的雄心,也是资管新规大变局之下的市场新动向。

回到本文开头的命题,谁将是财富管理大时代的赢家?

实际上,结合成熟市场的经验,未来中国财富管理行业有望呈现百花齐放的竞争格局,银行、基金、券商、信托与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互联网平台等)各攫取一定的市场份额。而以用户为中心,深化同业合作与生态建设,打造全方位服务体系,将是行业进化的必然。

至于新老势力的交锋,或许没有那么白热化,它们之间在很大程度上是错位竞争,而且还可以强强联手。

毕竟,前路漫漫,蓝海浩瀚。

免责声明:本文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