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高干双腿打开H 校花黑人肉H系列

安暖坐在靠窗的位置,转头视线扫向这边,沈慕辰连忙侧身躲在门后,透明的玻璃门,只留给安暖一个高大的背影。

陆影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地问道:“沈哥,你干嘛了?”

刚刚好像是因为那两个女的?难不成是沈哥在外的风流债?

人家追沈哥都从a国追到r国来了?陆影想着偏头看了眼沈慕辰那张脸,带着口罩只能看清眼睛,不过这周身的气质倒是一绝。

好像有女人从a国追到r国来,也不是不可能。

虽然没有看清楚那女人的脸,不过单从背影这一点来看。他可以断定,这女人长得绝对不一般。用他未来的姻缘作担保!

“没干嘛!”沈慕辰回头看了眼,车已经走远了,心下松了口气。

还好安暖没有看到,不然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来r国的事情。

安暖知道他催眠是一回事,但关于这其中的各种关系应该没想起。

他的身份就连顾墨深都没有查到,就说明他隐藏得很好。

陆影似笑非笑地看着沈慕辰,“沈哥,你老实说,是不是a国的妹子为了追你追到r国来了???”

“还在这里废话,不去把车开过来,我们走回去吗?!”沈慕辰不耐烦地瞥了他一眼,眼底氤氲着几分失落。

要是真的像陆影说的一样那就好了,他宁愿追着她的脚步。

只可惜,她的心里从来都是没有他的。

陆影察觉到沈慕辰的不悦,嘿嘿笑了两声,“好好好,我马上去!”

……

另一边的安暖和秦贝贝拖着行李来到酒店大厅。

服务员小姐姐倒是恭恭敬敬地给两人办理了入住手续,只是眼神有意无意地往安暖的身上多看了两眼,淡淡的,也没有多不友好。

只是怪让人觉得不舒服的。

安暖也没有多在意,接过房卡,拖着行李进了电梯。

直到进了房间,两人才放松下来。

“暖暖,你有没有觉得刚刚那服务员看我们的眼神怪怪的?”秦贝贝丢下行李下,踢掉脚上的高跟鞋,大大咧咧地坐到沙发上。

刚刚哪个服务员的眼神就是怪让人不舒服的,难不成是知道安暖?

r国不至于知道a国的那些新闻吧,安暖的名气虽然不小,但不至于到了各个国家都人尽皆知的地步,否则restart早就已经遍布了。

还至于她们这么辛辛苦苦地四处给restart开拓市场吗?

安暖坐在沙发上,脚后跟被鞋子磨得鲜红,伸手揉了揉,“觉得!”

秦贝贝靠近安暖,视线紧紧地环视周围的环境,压低声音道:“她们会不会认识你?然后在这个房间里装了摄像头?”

说完,不等安暖回答,秦贝贝就起身仔细地检查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在别人的地盘上,总是要四处留心,小心一点的才好。

否则谁知道一个不留神就会流出些什么不得了的东西,指不定明天安暖就会成为r国的热搜,外加一些不入流的词汇。

害人之心不可有,当然防人之心不可无!

安暖随手拿起桌上的矿泉水,拧开喝了口,“房间里是安全的!”

秦贝贝猛地回过头,诧异地望向安暖,“你怎么知道?”

又不是什么熟人,酒店里暗藏摄像头和录音的设备多了去了。

看都没看一眼就下定论,这样的方法不可取。虽然她也还没找出来。

“直觉!”安暖靠在沙发上,视线瞟向窗外。

秦贝贝:“……”

大哥,这么严肃的事情能不能不要靠直觉这么敷衍???

她不搭理安暖,自顾自地继续检查房间的各个角落。安暖实在是看不下去,晃了晃手里的手机,“别找了,我用手机探测过了!”

这个房间确实没有类似于摄像机或者录音之类的异样设备。

“安暖暖,你能不能早说一点???”秦贝贝一手扶着腰,憋着嘴走到沙发前,“还要不要吃点东西,肚子有点饿了!”

今天早上起太早了,在飞机上一直都在睡觉,都没有吃点东西。

现在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了!

不过这大半夜的,也不知道这酒店还有没有餐饮服务,希望不大!

安暖无所谓的摊手,起身朝着门口走去,“我去帮你问下!”

她抬手按下前台的服务号,那头很快出来声音:“你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态度和声音比刚刚友好了不少,这跳跃式的服务态度,给人一种坐过山车的感觉啊!

“你好,请问现在还有餐饮服务吗?”安暖拧眉开口问。

“只要您需要,我们随时可以提供!”对方顿了一下又接着道:“请问是需要两份对吗?有什么特别需求吗?”

“没有,两份简单的晚餐就好,谢谢了!”安暖说完按断服务键。

这酒店的服务态度这么好的吗?那为什么刚刚的前台给她一种错觉。

秦贝贝也是听得目瞪口呆,“暖暖,这态度现在是不是也太好了点?”

“可能是我们想多了?”安暖淡淡了呢喃了句,心里终究是怪异。

二十分钟不到,服务员就推着餐车将晚餐送到房间。

全都不是一些简单的菜式,鲍鱼,龙虾和牛排也都不是二十分钟以内能够完成并送到房间的菜。像是有人特地准备好的……

秦贝贝二话不说,洗了个手就开始吃饭,时不时还感叹两句,“暖暖,快过来吃点,这酒店倒是有几分深得我意了!”

“嗯,好。”安暖应声,去洗了手。

奇怪,真的太奇怪了!

秦贝贝对这家酒店态度的转变也是很快的,刚刚明明还是一副警惕的样子,现在对于送上来的吃的,竟然二话不说就开动了!

怀着心思,安暖随便吃了点东西,洗了个澡就去休息了。

凌晨两点。

秦贝贝站在阳台上,双手撑在栏杆上,冷冷的风吹过她的脸庞。

丝毫不觉得寒冷,和刚刚在机场怕冷的模样完全不同。

像是早就已经习惯了这里的寒风……

文学

天刚朦朦亮。

阳光透过窗帘照到安暖的脸上,格外刺眼。

安暖纤长的睫毛轻颤,随即缓缓地睁开双眼,房间里亮堂。

躺在床上伸了个懒腰,手揉了揉眼睛清醒了不少,她走到窗前。

外面的路上已经有些车流了,房子已经预定下来了,今天要搬过去。

天气比昨天好了不少,外面太阳正好,让人不觉得身上暖和不少。

房间传来一阵敲门的声音,安暖转身开门。

秦贝贝盯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此刻正半眯着眼惊恐地看着安暖。

“怎么起了这么早?”安暖手扶着门把,心下诧异。

明明就是一副没有睡醒的模样,怎么突然大清早就过来敲她的门?

满脸诧异,是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了?

秦贝贝颤抖着手将手机递到安暖面前,手机屏幕还亮着,“暖暖,这个人是不是顾墨深?”

什么?!顾墨深?

安暖心跳骤然加剧,苍白的脸色一时间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

她的手不受控制地颤抖,接过秦贝贝递过来的手机,上面明晃晃的标题是:慕家的继承人慕林深和叶家二小姐在今日订婚!!!

照片上的人,却是她日思夜想的那一张脸,消瘦了不少。

但是男人身侧的女人却是一个陌生的女人,长得很好看让人喜欢。

安暖突然间鼻头一酸,眼泪就这样吧嗒一下落在了手机上。

她咬着唇,紧紧地咬着,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

秦贝贝喉咙哽咽了一下,伸手拍了拍安暖的肩膀,“暖暖…是吗?”

这个人几乎和顾墨深长得一模一样,眉宇间的气息却有有所不同。

这人给人的感觉不是顾墨深的矜贵和高冷,反而多了几分玩世不恭。

安暖的喉咙就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扼制住了一般,发不出声音。

照片上的男人手搂着女人的腰肢,嘴角那微微上扬的弧度。

狠狠地刺痛了她的心脏,这一切发生的太过于突然。

但她可以断定的是,这人就是顾墨深!绝对不会出错!

可是他为什么会搂着别的女人,还要和别的女人结婚?又为什么会成为慕林深?难不成失忆了!

这是安暖心里想过的最坏的情况,她宁愿顾墨深是失忆了!

也不愿意这个人不是顾墨深,这个世界上不可能会如此相像的两人!

秦贝贝一直在安暖的身旁安抚着她的情绪,直到安暖彻底的平静。

“为什么你会收到这个消息?”安暖的眼稍殷红一片,紧紧攥着手机,看着秦贝贝的脸,心里终究还是有几分忐忑不安。

不是担心秦贝贝会对自己有所不利,而是在想秦贝贝对r国究竟有什么过往?

从一开始的阻止和了解就让人觉得不对劲,再到昨天的种种表现。

都让人不得不多有所怀疑,秦贝贝是不是早就来过了r国?

秦贝贝心头一咯噔,眼神不自觉地看向窗外,“网上的新闻……”

“贝贝,你知道我这个人最不喜欢的就是被自己人欺骗!”安暖忍下所有关于顾墨深的情绪,抽出积分思绪,“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早就已经来过这里了?”

“我来过这里,很久以前了!在这里发生过一些事情……”秦贝贝抿着唇,垂眸不敢对上安暖凌厉的视线,支支吾吾道:“至于这个消息…我是用了些手段的!”

闻言,安暖心头的疑惑大都得到了解答。

“今天的订婚宴几点开始?”安暖翻到了最底下没有看到时间和地点,心头有些焦急。

顾墨深你一定不能和别的女人订婚啊!

该死的!程诀和魏潇那些人是都已经人间蒸发了吗?

怎么会这么大的事情,一点消息和动静都没有,到底发生了什么?

秦贝贝拿过手机,咬咬唇,摇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了。”

这是她能够查到的最多的东西了,r国本来就是一个靠权势生存的地方。就她那点本事是远远不能够和叶家,慕家抗衡的!

安暖蹲在地上将箱子打开,在里面翻找将衣服翻得凌乱,“这件衣服怎么样?你说我去见顾墨深穿这件衣服怎么样?”

秦贝贝的心里不大是滋味,如果那个人真的是顾墨深怎么不找安暖。

反而在这里和叶家那个女人订婚?

“可以!”秦贝贝勾了勾唇角,牵强的笑了笑,“我也去换身衣服,我们等下就出去,就算把平城区所有酒店都翻过来,也要把人找到!”

……

另一边。

程诀和魏潇几人在别墅里也受到了关于慕林深和叶晚晚订婚的消息。

照片上男人的那张脸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了。

魏潇阴沉这脸,翘着个二郎腿靠着沙发上,冷冷地开口道:“这人究竟是不是三哥?”

三哥怎么会和慕家扯上关系?慕家的少爷怎么会让三哥占居?

shark把玩着手里的茶杯,脸上带着几分浅笑:“想知道我们今天就去瞧一瞧究竟是个什么情况不就行了?!”

一个大男人,用得着在这里纠结吗?扭扭捏捏的像个女人!

“万一三哥是有什么事情呢?!我们去了岂不是坏了事?!”魏潇白了他一眼,两人说句话就能够杠上。

当初找遍了整个江城都没有发现半点踪迹的人,现在突然就出现在这里,总让人觉得不大对经!

这其中究竟是有什么阴谋?这人会不会只是和三哥长得像而已?

程诀沉默地看着两人没有开口,目光紧紧地看着手机上的消息。

沈慕辰已经离开江城!

这就意味着安暖也已经离开江城了!

他快速地按了个号码,拨通:“给我查昨天从江城到r国所有航班的信息!”

魏潇和shark转头,诧异地看向程诀,异口同声:“出什么事了?”

“太太离开江城了!”程诀的金丝边框的眼镜下,一双漆黑的眸子氤氲着寒气,像是覆上了一层薄冰,嗓音些许冷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是来了r国,既有可能是平城!”

魏潇和shark相视一眼,吞了口唾沫。

果然,三嫂在这方面从来都没有让他们失望过……

免责声明:本文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0)
上一篇 5月 23, 2021 5:38 上午
下一篇 5月 23, 2021 5:39 上午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