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大炕翁熄乩伦小说H:疫情隔离跟姐姐做了

擂斗再次开启。

一整天的时间。

小组赛,逐渐落幕。

“B组结束了。”

“魏长安,不愧是无敌强者啊,40胜,0负,冠绝天下!”

“第二名是南洪,他也仅仅输给魏长安一场,还是仅仅打了几招就认输了,他在保存实力 啊,接下来的淘汰赛,才至关重要。”

“周态然,风罗,严格扬,都晋级了。”

“稳了。”

“A组也差不多,童山火实力超绝,同样是40胜,0负。”

“主要A组高手不多,苏三岁38胜,1负,排在第二名,她还有最后一场战斗了,估计也会赢。”

“苏三岁能力太强,现在还没有人,能解决她反弹对手攻击的能力。”

“但苏三岁打不过童山火啊,他们可是有些恩怨呢。”

“是啊,第一天对决,差点引发了修真强者的大战,真可怕,那气息,我现在回想起来,还有点心悸呢。”

“……”

A组,高手比较少,童山火,是战力排行榜在A组的天花板。

其余还有几个名列前茅的人。

只不过,每个人抽签四十个对手。

洛洛没抽中他们。

洛洛面对的强者,也只有前两场的对手,童山火和刘奇繁,实力比较高。

刘奇繁排在第五名,已经结束了四十场对决。

到后面,能晋级的人,都会避免激烈的交战,适当的认输。

反正都已经成功晋级,拼死分个胜负,不值得。

最重要的,就是剩余的两场淘汰赛。

排名,渐渐的稳定下来。

像黎帆。

艰苦交战下,总归是赢了一场,以1胜,39负的成绩,并列B组倒数第一。

洛洛以战绩,也证明了她的实力。

若是说之前,大家都说,苏三岁根本不是童山火的对手。

可现在,众人都认为,苏三岁有可能会撼动童山火。

现在,擂台上还有A组和D组的几场战斗。

洛洛的对手,是昊然。

倒计时的时间里。

洛洛静静的看着昊然。

昊然似乎有点不好意思。

他的脑海里,想起了楚天涯的嘱托。

昊然的空间宝物里,有一颗火焰珠,属于一次性的攻击灵宝,其威能,能抹杀元婴前期境的修真者。

楚天涯让昊然对洛洛动用火焰珠。

当出手的时候,楚天涯会将昊然通过移形换影,将他带走。

在楚天涯看来,只要洛洛出了事,苏长风必定疯狂。

楚天涯以自己为诱饵,引走苏长风。

那么,在场的朱左石,就可以直接震杀叶青柠和沈新月。

楚天涯没将希望,只押在朱左石的身上。

而昊然这一个环节,在楚天涯心里,更为重要。

只有苏长风失去理智,才能露出破绽。

这是多年交战的经验了。

昊然微微抬起头,他和洛洛的眼神,在虚空中碰撞。

洛洛很正常的看着他。

但昊然,注视着洛洛的大眼睛,看着她鸭舌帽下的几缕秀发,又想到了洛洛的照片。

他似乎透过口罩,看到了洛洛精美的俏脸般。

昊然的嘴角,忽然上扬了些许弧度,有点傻笑的意思。

“出手吧。”

洛洛看到倒计时结束,便说了句。

昊然只是神境中期。

战绩很差。

这一场对决,洛洛毫无压力可言。

“哦,好。”

在洛洛的提示下,昊然心头微慌。

怎么看几眼苏洛洛,自己还走神了?

连倒计时结束,都没有注意到。

“镇魂术!”

“镇体术!”

“聚灵术!”

昊然施展三个玄门手段。

他身体周围,汇聚很多灵气,又以镇压敌人的身体和灵魂术法而开始,昊然陆续施展一些攻击神通。

但他的神通,只用了八成力。

似乎有点不忍心用全力的样子。

所以他面对反弹的攻击,比较轻松。

交战的时间很短暂。

昊然看到洛洛快速接近。

他看着洛洛的眼眸,脑海里,又想起了照片上的俏脸容颜。

楚天涯得到的照片,洛洛才十一岁,几个月前的样子,而昊然是十五六岁,也不大,血气方刚。

但是,昊然得到照片后,在很多个夜晚,都不断的翻看,已成习惯。

单相思的滋味,挺玄妙的东西。

昊然似乎又看到了洛洛的容颜般,他漏出一丝傻笑,全然忘了,是身在擂台上。

文学

砰!

当昊然被打飞后。

他的身体飘荡在空中。

笑容依旧保持着。

他看着在视觉上,渐渐变远的洛洛。

“嘿……”

被洛洛打下擂台,心情都是美好的。

“我输了。”

昊然看到一位龙堂长老,挠了挠头,似有点不好意思,灰溜溜的跑走了。

此刻。

“苏三岁胜!”

洛洛的成绩,落下帷幕,39胜,1负,位居A组第二名。

甚至很多人,都在说:

“如果苏三岁放在B组,恐怕她诡异的能力,就能被人破解了。”

“B组高手最多啊,十几个顶尖强者,争夺十个名额,饶是如此,也没人能撼动魏长安的不败神话!”

“A组是四个大组里,高手最少的,苏三岁成为第二,不难理解,当然,她的实力也是真的不错啊。”

“C组昨天那场战斗,有点血腥,竟然打残了一个,差点当场毙命。”

“D组最后几场也结束了,小组赛结束!”

“明天就是淘汰赛了!哇,好紧张,真正的高手对决,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撼动魏长安的位置。”

“……”

人群相继退场。

这种战斗,每个选手,都需要休息和调整的时间。

两天结束小组赛,其实已经是非常高的效率了。

选手们回去备战明天的决赛。

而一处山林中。

“为什么!没有出手!”

楚天涯穿着一身黑袍,帽子将脑补覆盖,他咬着牙,一把抓起了昊然的脖领。

“姐夫,你为什么凶我啊?”昊然不明所以。

“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什么时候,你还会质疑我呢?”楚天涯的手臂,都在颤抖。

有点气急败坏,可面对昊然,他又在克制着自己的怒火。

“我姐从来都没凶过我。”昊然一脸委屈的说道。

刷!

楚天涯精神恍惚,他松开了昊然,瘫坐在地上,双手按住了自己的头。

“昊然……对不起,姐夫不该凶你,但是……”

楚天涯抬起头,他的帽子,向后掉落。

完全可以看到,楚天涯的脸上,有很多胡子,整个人比之前,苍老了很多岁似的,他一脸颓废的模样,问道:“你告诉姐夫,你为什么没有出手?”

“姐夫,我们为什么要斩妖呀?”

昊然崛起嘴巴,哼哼哧哧的说道:“我我……下不去手,我相信苏洛洛是善良的妖族,而且她人很好,她在擂台上,还提醒我倒计时结束呢,姐夫,她把我打下擂台的时候,都没有很用力,她很温柔,姐夫,苏洛洛长得好美啊……”

看着昊然一脸向往的神色。

楚天涯神色发呆。

顷刻。

不知道过了几秒,还是几分钟。

楚天涯回过神时,昊然竟然还在夸赞苏洛洛。

‘这就是命。’

楚天涯低下了头。

心里有些绝望之感:

‘这就是命!苏长风,难道你就是我的克星吗?’

‘朱左石……他究竟,能否打得过苏长风?’

‘如果他失败了,他的弟子,是否会杀入斩妖宗?’

‘这件事,可能只有朱左石一个人知晓吗?’

‘苏长风……’

在楚天涯心里,苏辰仿佛是一座无法逾越的大山。

让他绝望又绝望……

楚天涯将仅存的希望,放在了朱左石身上。

他清楚,斩妖宗对朱左石,不是秘密。

如果他失败,知晓事情的人,恐怕会第一时间,撕了斩妖宗。

‘朱左石,你是古武界有名的强者,应该可以镇压苏长风。’

楚天涯深吸口气。

他带着昊然,在夜色中的山林行走,逐渐远去。

第二天。

万里无云。

龙国决赛的最后一天。

只有两场的对决。

上午七点钟。

前往大峡谷的车辆,络绎不绝。

这三天的早晨,都是如此情况。

全球武道大赛,吸引了太多的目光,在任何国家,热度都是第一位。

甚至总决赛的门票,价值上万,十万张门票,全都是早早的被售光。

有人喜欢在现场看,但实在是没时间来的人,只能守在电视机面前,观看挑选场次的直播。

决赛日。

场地内,仅剩下一个擂台。

当观众纷纷入场后。

八点半,选手相继入场。

苏辰和洛洛这边,刚刚走入峡谷通道。

“爸爸,那个童山火,太恶心了。”

洛洛还是第一次,如此厌烦一个人,她握了握小拳头,说道:

“前两天的打擂,童山火不知道说我多少次了。”

苏辰眼神微寒,他摸了摸洛洛的脑瓜:

“爸爸不就是在等这天吗?等你亲自废掉童山火,不然,爸爸不会让他活到现在。”

“洛洛,等会儿,不要有任何留手。”叶青柠面无表情的提醒了声。

“我知道,妈妈。”洛洛微微点头。

当进入场地后。

苏辰等人,坐在看台的西侧。

而东部看台,有一群人,如众星捧月。

童山火,正站在人群的前方。

他看到洛洛这里时,尤其是看到苏辰,他抬起右手,竖了一个中指。

洛洛见状后,有点炸毛。

童山火都张狂到如此地步了?

敢对我爸爸这样?

洛洛冷冷的说道:

“希望等会我要打死你的时候,你还能这样嚣张!”

洛洛清脆的话语声,震荡全场。

引起了一阵阵低沉的议论。

“火药味太足了!”

“苏三岁和童山火,仇怨已深啊!”

“他们两个要是碰到,绝对是生死大战。”

“两个人,都有很厉害的背景,他们遇到的话,该不会有强者对决吧?我害怕啊,强者打起来,有可能殃及无辜。”

“……”

场面议论纷纷。

仅仅一个照面,便让在场的气息,变得有些沉重。

甚至可以说,童山火和苏三岁的纠纷,其热度,都盖过了魏长安。

面对洛洛的话,童山火哈哈大笑:“打死我,你配吗?”

话音落下。

在童山火身后的座位,有朱左石和其他四人,坐着,其余人,都站在附近。

“行了,别说话了,实力见分晓。”

朱左石声音如洪,每个人都听得清楚:“他们喜欢逞口舌之利,你没必要去还击。”

一句话,说的好似苏辰这边在挑衅般。

苏辰走到座位前,他淡淡的看着朱左石,蓦地,他道出一句:

“我看你有血光之灾。”

复刻了梦天机偶尔会说的话。

一句话,让朱左石的脸色,阴沉了三分。

他没有再说什么。

很快,青龙战神到场。

面对如此争执,青龙战神很干脆的说:

“四十进二十,抽签开始。”

不需多言,直接抽签!

抽签结果,在大荧幕上,很快显现。

当结果出来的刹那。

Author: [db:作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